李果东《豆腐的味道》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豆腐,是中国的传统食品,品类繁多,美味可口。豆腐历史悠久,相传由西汉淮南王刘安发明。在炼丹的时候,刘安偶然以石膏点豆汁从而发明豆腐。作为中国的特色美食,豆腐现已传到世界各地,深受各国人民的青睐。

豆腐,最简单的做法是凉拌。俗语:小葱拌豆腐——一清(青)二白。取当天的鲜豆腐切成丁,再把鲜嫩的芽葱切好,撒少许盐拌在一起,清香可口,若再加些麻油,味道更好。当然,还有香椿拌豆腐、黄瓜拌豆腐、皮蛋拌豆腐等凉菜,味道也非常不错。

饭店里,豆腐的做法更多,煎炒烹炸,煮烧熬炖,做出的菜肴花样繁多、口味迥异。红烧豆腐、麻婆豆腐、素麒麟豆腐、清蒸枸杞豆腐、翡翠豆腐羹等菜品,换着花样勾引顾客的食欲,让人垂涎三尺。

但是,我最爱吃的是家乡的豆腐。这家乡的豆腐,从豆子到成品,都是原始手工,细腻白嫩,特别是那股朴实的清香让人永生难忘。

小时候回家乡,经常会遇到卖豆腐的刘二叔。那婉转悠扬、韵味十足的吆喝声,回荡在我的心间,只要看到他那挑着担子颤悠悠的身影,我就会飞快地凑上前去。这时,他会放下担子,揭下蒙在上面的笼布,那散发着清香的白嫩豆腐便呈现在眼前。他拿出尖刀手法干净利落地划下去,把一小块豆腐递到我的手上。那时,我总认为刘二叔给的豆腐不够大,没能让我吃个够。时间久了,刘二叔就有些心疼他的豆腐,再远远看到我,挑起豆腐担子就急急走了。

最盼望的是,春节回家乡吃上奶奶做的豆腐。过了小年后,村里家家户户开始打豆腐,年味浓了起来。

天还不亮,在妈妈的帮助下,奶奶用石磨把提前加水泡好的黄豆磨成豆沬。然后,用布袋将豆沫挤压过滤出生豆浆。豆渣放置一边,可以切上葱花炒着吃,还可以做成团发酵成渣酱,也非常好吃。

这时候,爐灶里生起了火,奶奶将生豆浆倒入锅中煮。我和堂哥总是很激动,一边询问多久才能做好,一边帮忙向炉灶里加柴火,锅中散发出来的淡淡香味,让人直流口水。豆浆煮好后,被舀到早就准备好的大缸里,用盐卤兑上水去“点”豆腐,不大一会儿豆浆就凝成豆腐脑。小孩子高兴起来,因为可以舀出一些热气腾腾的豆腐脑进行试吃,清香鲜嫩,让人回味无穷。余下的豆腐脑被放进铺好包袝的竹筛里,打包挤压出过多的水分后,移去竹筛,一板白花花的豆腐就做好了。

一家人围在桌边吃鲜豆腐的时候,是大家最开心的一刻。拌上一碗椒子咸菜,把刚出筛的豆腐切成块蘸着吃,小孩子们早已是急不可待,一阵狼吞虎咽。这个时候,屋子里欢声笑语和豆腐清香交织在一起,其乐融融,温馨无比。可那个时候,因为家里不富裕,豆腐还是稀罕物,每人只分一些,妈妈只是尝一尝,问她,她说不喜欢吃这东西,后来我知道,妈妈不是不喜欢,是不舍得吃罢了。现在,豆腐已经成了家常食物,可再也没有小时候的味道了。我知道,物以稀为贵,吃得多了,那口味就变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