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结》孟海涛散文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老师只要心中装下了这句话,他就会把学校看成是自己的家,甚至比家还重要。老师,一个亲切的称呼,就是不在一个学校,也亲切得像是兄弟姐妹。

这天,中心校搞联片教研。我们学校将迎来希望小学的几位老师。金色的晨光洒满了大地,微风习习,学校旁边的老榆树上,几只花喜鹊喳喳地叫着好像在演奏着欢快的迎宾曲。

从学校大门走进几位年轻的女老师,她们穿戴整齐,气质飘逸。打頭的两个老师尤其出彩,高个的是柳儿,她是明德小学的教导主任,一副宽大的镜片后一双大眼睛透着宁静与深邃;个子矮一点的是杏儿,她是语文教研组长,一双机灵的丹凤眼透着倔强与顽皮。

在黄叶榆夹抱的甬路上,一行人迈着轻盈的步子朝教学楼走来。“看,人家的校园多干净;听,学生们读书的声音多整齐多宏亮。”她们一路欣赏着,一路称赞着。

在甬路旁的一个展牌前她们停下了脚步。“你们看,‘诗词之乡’的创建,人家可是走在了咱们的前面。这几首诗或气势磅礴、或清新淡雅,都极具功底和底蕴。回去后我们真该努力了!”站在前面的柳儿称赞着。 “柳儿姐,别光夸别人,我们也不差!我辅导的几篇学生作文刊登在了市里的晚报,你是市诗词协会会员,我不是也成了县作家协会的会员了吗?” 旁边的杏儿一副不服气的样子说。

“咱这都是小儿科,人家这里中国诗词学会、省市作家协会的就有好几位。我们这点本事算什么!”柳儿对杏儿半嗔半怒的教训道。“他们天生也不是这样子,再过几年还不一定谁咋样呢?”杏儿把头一昂,眼睛盯着柳儿说。

接着,她们看了学校的规章制度、少先队活动等,这些她们学校已经有了。

叮铃铃,叮铃铃,下课铃响了。她们走进了楼道,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两个耀眼的小红帽,紧接着就传来了甜甜的声音:“老师好!”叫得刚才还叽叽喳喳的杏儿脸上飞起了红晕,赶忙回礼说:“同学们好。”

这时从教室里迎面走来更多的学生,小红帽开始维持秩序,不断地提醒大家,“慢步,轻声。”孩子们看到她们这一群参观者,不管远的近的都热情地打着招呼,“老师好!”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楼道,叫得她们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赶紧加快了脚步,一个个冲进了办公室,才长长嘘了一口气。杏儿徐徐喘着气,扮了一个鬼脸说:“学生这么有礼貌,咱这小心肝还真受不了。”引得大家不禁哧哧地笑。

来的这几个老师,都是学校的骨干,教学上的能手。一堂观摩课下来,开始了教研,你来我往,各抒己见,只争得面红耳赤,叮叮当当,一个个哪还有半点淑女范。但最后找到了共同点,找到共鸣声,一堂好课诞生了!

临近中午,她们走出学校的大门。柳儿和杏儿禁不住地回头张望,杏儿的眉头蹙到了一起,瞥了一眼柳儿说:“柳儿姐,这的老师还真有两把刷子,这次不过瘾,下次好好准备,再来干一仗,一定把她们压箱底的功夫搬到我们的讲堂。”

一周后,希望小学下课铃响。杏儿拿着手机慌慌张张跑到了柳儿的门旁。“柳儿姐,不好了,不好了!上次给我们做观摩课的大姐可能遭到了诽谤。她们班的一个孩子不愿去学校,孩子的家长就发了朋友圈,说,孩子不敢去上学,是受到了老师的恫吓和欺凌。那么好的老师,我不信她会欺凌学生。就凭她上次说的那句‘平生无他愿,欲栽大木柱长天’也不是一个欺负学生的老师。看,网上的留言,一片指责,这次我们老师可是有了丑恶的形象!”

柳儿拿起手机看了看,说:“莫慌,莫慌,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先打电话问一下,如果确实是家长荒唐,我们要准备好证据,一起替我们教师把正义来伸张。”

事情调查清楚了,那位家长纯粹是诽谤,两个学校老师的朋友圈一起发声了,事情发生了反转,再次引起了社会的关注。最后,中心校也发出了书面声明,要求家长公开来道歉,以消除对老师和学校的不良影响。

又过了一周,再次开始了联片教研,柳儿,杏儿她们一走进学校,就受到了热烈欢迎,一双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大家团结在一起不仅能创造出好的课堂,还能为我们老师把正义来伸张!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