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丰歌《兰州的泉》

作者:刘丰歌 来源:原创

兰州有泉。不仅有,且集中,五眼泉成弧型分布在同一座山上。泉不大,名不小,能与汉朝一位叱咤风云的少年将军有渊源,能将一座山以泉的名义来命名,可见那泉在兰州人心目中有多重的分量。

在兰州这座地处黄土高原腹地、常年干旱少雨的城市,因一条河穿城而过,又因五眼泉邻城而居,便少了几分苦焦与沧桑,多了几分润泽与灵气。兰州,还因这几眼泉而增添了几分历史厚重感和浓郁的文化气息。因泉而命名的“五泉山”,毫不客气地分了皋兰山的一杯羹,将皋兰山北麓纳入自己的麾下。因泉而衍生的“五泉山公园”,林木葱郁,古庙众多,形成以儒为宗,释道兼容,儒释道三教和谐共处的宗教格局。“水绕禅林左右连,萧萧古木带寒烟”的五泉山,便成为人们朝圣礼佛、参禅悟道、锻炼休闲、探古寻幽的好去處。

而那位为兰州找出泉水的功臣,被雕塑家那双灵巧的手塑成高达数米的雕像,身着铠甲,腰悬宝剑,胯下战马,双手抱拳,威风凛凛地站在五泉山公园进门的广场上,似与游人打着招呼,守护着兰州城的芸芸众生。他就是西汉赫赫有名的骠骑将军霍去病。传说霍去病带兵西征匈奴途径兰州,长途跋涉、饥渴难耐的士兵在皋兰山下休息,却找不到饮用水,黄河水又不能直接饮用,正当大家四处寻水而不得之际,霍去病用马鞭在地上戳了五下,于是奇迹发生了,地下很快冒出五眼清冽的泉水,解决了将士们的饮水问题。霍去病的大军养精蓄锐后向西进发了,那五眼泉水却留了下来,滋润着兰州的土地,造福着兰州的百姓。

但传说与真相,有时总有着一定的距离。有人说霍去病根本没到过兰州,而且引经据典,言之凿凿,说公元前121年霍去病远征匈奴时,是从今天的甘肃临洮出发,过焉支山,与匈奴军队鏖战于今甘肃省张掖地区高台县北的合黎山。合黎山古称皋兰山,与兰州的皋兰山相距数百公里呢!且兰州的皋兰山大约在北朝的时候才如此称呼,与霍去病没任何瓜葛。听到这话兰州人心里总觉得有些不爽,就像满身衣服被人突然剥光了似的。但真相往往就是这样,有时是平淡的,有时还是冷酷的。那就是兰州的皋兰山的确沿用了张掖皋兰山的地名,连霍去病挥鞭戳泉也是将《水经注》中梁晖的故事嫁接而来。当然,梁晖的故事也是传说而已,是当不得真的。这就与历史的真实南辕北辙,相距甚远了。于是我们宁可相信传说,保留心中的那份美好。就像苏东坡在湖北黄州赤壁写的那首脍炙人口的《念奴娇·赤壁怀古》,虽然并非赤壁大战的发生地蒲圻赤壁,但人们却不忍割爱,便把他抒发思古幽情的赤壁称之为“文赤壁”。就像《三国演义》中关云长温酒斩华雄抢了孙坚的功,单刀赴会盗了鲁肃的名,但并未影响他在人们心目中的英雄形象。人们要的是名人的名气,要的是文艺作品中那份艺术感染力,至于真相,已没必要深究了。其实,在全国各地,借神话故事、民间传说、名人轶事来提高知名度的旅游景点有很多,不过是为了提升文化内涵,增加宣传噱头,引起人们的好奇心,吸引大家来此旅游,借机发展当地经济而已,何必非要用历史来正本清源呢!反正兰州五泉与霍去病已紧密联系在一起了,这是不争的事实。更有趣的是,战乱年代的霍去病,为使平民百姓免受生灵涂炭之苦,东征西讨。和平时期的霍去病,在五泉山公园又被人赋予了郎中的角色,刻在雕塑底座上的名字,据说用手摸一摸,就能袪除身上的病痛。于是许多人来到这里,都要用或枯燥、或柔软的手摸摸他的名字,图个“去病”二字的吉言,求得一份心灵的安慰。他们并不在乎,霍去病本就是一位英年早逝的英雄。

五泉名为蒙泉、掬月泉、摸子泉、甘露泉、惠泉。泉名有传统文化,有浪漫情怀,有感恩之心,有对幸福的企盼。

蒙泉和惠泉,分列公园东西两边上山的必经之地。摸子泉、掬月泉、甘露泉,则高居公园半山腰,略成一字形排列。从公园东边石砖铺就的小道上行不远,便有一亭闯入眼帘,亭中一石碑,上书红色“蒙泉”二字。旁一泉,不大,直经约三尺左右,水深不足一尺,呈圆形,井壁石块砌就。泉水清澈见底,井壁有苔藓幽绿,池中有小鱼悠游,水面有落叶飘浮。此泉源头在山上称之为东龙口的悬崖之中,呈飞瀑流下。因此处山陡路窄,后人以卦名命名为“蒙泉”,寓意东谷山下有险之意。沿蒙泉上行不远还修有“八卦台”,将依山就势潺潺而下的溪水引入八卦台中,形成一处新的景观。那溪水从八卦台流下,部分渗入蒙泉,部分沿旁边水渠汇入下面荷花池,浇灌着一池芳荷,滋养着一池锦鲤。蒙泉清纯甘冽,据说用蒙泉水泡茶,茶味醇正而香浓。明人李文曾有诗赞美蒙泉:“上人邀我烹新茗,水汲山中第五泉。”只是如今人们早已饮上了自来水,那泉便成一处供人观赏的景点了。

从公园西边石经上行不远,便有一桥,名企桥,旁一泉,名惠泉,泉圆形,是五泉中最大的一眼泉,直经约六尺左右,水深两尺有余。来自山腰西龙口的溪水潇潇洒洒奔流而下,在惠泉上面形成两个较大的水潭,水声淙淙,嘈嘈切切、叮咚之声不绝于耳,如大自然弹奏的一曲天籁之音、时代交响。惠泉倒影着日月星辰和周边葱茏的树影,若一幅浓墨重彩的工笔画,随季节变换着不同的色彩,却水明如镜,波澜不惊,似山中隐者、得道高人,大有“荣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空云卷云舒。”的淡定与闲适。但此泉多年来都是当地居民的主要饮用水,且灌溉着周边的农田,因有惠于民,被人称之为惠泉。一眼泉,将入世与出世的哲理诠释得淋漓尽致。

摸子泉位于半山腰地藏寺旷观楼下摸子洞内。沿写着“摸子泉”牌匾的门进去,便是幽暗的洞穴,进深约三丈有余,头顶虽有四只灯泡照着,仍感逼窄压抑,洞内透着几许神秘。两侧石壁上凿有一尺见方的佛龛,不知当年供的什么佛,有香火熏染的痕迹。如今已无佛像,只留下佛龛静静卧在石壁中。至洞尽头,再下几级台阶,就到了泉边。泉呈方形,水不深,因泉边无灯,光线昏暗,水中景物看不真切。以前寺内僧人在泉中置石子和瓦片,说求子者摸到石子生男,摸到瓦片生女。可能防人作弊,泉边才故意不设灯光,赌求子者的运气吧!摸子泉大门两侧书兰州近代学者刘尔忻所撰楹联:“糊糊涂涂将佛脚抱来求为父母;明明白白把石头拿去说是儿孙。”也许曾经有人对此信以为真,刘尔忻先生才撰此联予以讽刺劝导吧!虽然如今许多游人到此仍要到泉中摸出一颗石子或瓦片来,更多的是将此作为游戏娱乐而已。

出摸子泉向西紧邻掬月泉。沿围墙一梅花形门洞进去,便是一小院,院中有一棵硕大的臭椿和几棵松树,还有一立于石台的黑色观景石点缀其间,对门山墙刻着“明月出天山”几个魏碑大字。此句出自李白诗《关山月》首句。但此“天山”显然非李白笔下的“天山”,应为“天边的山”似乎才契合掬月泉的意境。小院西侧紧邻文昌宫墙角有一个半月形廊亭,廊亭内便是掬月泉。掬月泉宽约尺许,深约五尺,形如井状,此泉为五泉山在月出东山之时得月最早之处,尤以中秋之夜,月影直投泉心,如掬月盘中,故名“掬月泉”。赏掬月泉,自然中秋之夜最佳,最不济也得春、夏、秋三季方能见一池泉水,水中亦可观日观月观星辰。至冬,那浅浅的泉水亦凝结成冰,不仅无法掬月,想观月也只能仰头望天了。廊亭靠山根处有一扇形小窗,窗外摆有大理石雕的一圆月造型圆盘,镌刻着唐朝诗人于良史的《春山夜月》一诗。常有游人摇头晃脑念那圆盘上的诗:“春山多胜事,赏玩夜忘归。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兴来无远近,欲去惜芳菲。南望鸣鐘处,楼台深翠微。”因字是狂草,好多字不认识,便读得磕磕巴巴,甚至将许多字读错,却并不影响游人的雅兴,反惹得同行的人阵阵开怀大笑。五泉山公园本就有寺院佛阁、栈道廊亭、树木花草,借用此诗来形容人们到掬月泉赏月游玩的心情的确是十分贴切的。一首《春山夜月》,成了掬月泉的点题之作,不得不佩服设计者的匠心独具。

甘露泉在清虚府内西南角山崖边,是五眼泉中地势最高的泉。据说此泉明代时因水量充沛,飞珠溅玉,称为漱玉泉。清中叶后,泉流逐渐变小,却久雨不淫,大旱不干,因所处地势较高,便于祈求天降甘露,遂改为甘露泉,民间有“天下太平,则天降甘露”之说。如今泉上建有六角亭,上书“甘露泉”三字,靠地面亭壁刻有松、兰、竹、牡丹等图案。那泉亦成六边形深入亭下七尺左右,泉水亦较浅,泉中沉浮着一些人们扔的钱帀。不知是为了祈求它为干旱少雨的兰州多降甘霖,还是感谢它带给人们的甘甜。甘露泉是否喜欢这样的感恩方式却不得而知。

兰州五泉若论赏景,实在不算奇观,就像北方的汉子,憨厚、朴实,难以惊艳人们的眼眸。与泉城济南那七十二泉相比,更是小巫见大巫了。济南的泉,可是能在一片湖中汪洋恣肆地喷涌而出的,如刚煮沸的一锅开水,到处喷涌着水花,像一朵朵盛开的莲。当然也有从大地突然冒出的,让人猜不着它的源头究竟藏于何处,就这样咕咕不绝地涌出地面。兰州的泉,无论数量、规模和气势,都无法与济南的泉相提并论。但在地处黄土高原的兰州,这五眼泉虽然颜值不高,却有着美丽的传说,且若干年来,都是兰州人的生命泉、幸福泉。在兰州人心目中,自然有着神圣的位置。

五泉山公园,亦因五眼泉的传说而成为兰州一张靓丽的名片。

作者简介:刘丰歌,本名刘国美。从军30载,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1992年涉足文学,在《光明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中华散文》《飞天》《散文选刊》等报刊发表作品,曾获军内外文学奖10多次,有数十篇作品被报刊网络转载并被收入多种文学作品集。出版散文集《踏歌而行》,并获武警文艺二等奖,小说集《吹响竹笛》获武警文艺三等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