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兴坤《山水帖(组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下山

送我下山的,有匆忙的流水,缓慢的落日

和慌里慌张的羊群

那些重又泛起的尘土,漫过暮色

它们和我一样,还有一颗尘世之心

而流水走失在半途

落日迟迟不肯跳下山崖

沉寂的深山

我也几乎找不到返回人间的路

留在深山的,那半个明晃晃的月亮

多么像我在人间丢失的游魂

模仿

在深山,布谷鸟有布谷鸟的叫法

山雀有山雀的唱腔

听到的人也有着不一样的幸福和伤疼

吹过山涧的风,来自尘世

就随从了山里的事物

像个隐士,把一颗心给了老松

我来自尘世的生活,暂时把一颗心给了山水

远处的狼嚎,山顶的鹰鸣

听起来那么得体率性

我模仿过它们

而每一次呼喊过,就有风吹草动

山顶的白云掀起波澜

桃花岛

无非就是一个荒岛,几块风吹浪打的岩石

黑色的蛤蜊再为风浪的刀痕结痂

无非是几只海鸥落过又飞走了,几只螃蟹横行

举着刀驱赶着我内心的荒芜和风浪

无非是一个荒芜的人

坐在那里,被海水一次次扑打

伤口越来越深,疼痛越来越大

时间久了,适应了风浪的伤疼

我们重新命名着生命

把荒芜叫成葱郁

把骨节的咸盐叫成甜蜜

把海浪看成伤口里开出的一朵朵桃花,血红,海腥

你被大海扑打,我在人间沉浮

无非在我们疼痛的时候,你把我看成了海岸

我把你看成了灯塔

万竹园

那时大地空旷,月亮孤独

大地上只有一棵竹子在摇晃

那时我们两小无猜

高高的竹子,月亮是酸的,太阳是甜的

心是空空的草托子

童年的时光里没有白昼和夜晚

我们争吃糖葫芦,不知相思

那时我们没有伤疼,竹子不做笛子

月下没有弄笛人

我闲栽竹子就是为你摘下月亮和星星

你喜欢我青竹一样光滑的面容

我喜欢你梦中拔节咯咯的笑

在你梦里扎根,我交给你

肋骨、锁骨、耻骨,所有的骨头

那是我一生的白银

托在你的竹尖上,风吹

银子般响亮

我已成了无骨的蚯蚓

一生在你心里打洞

一生吃下你的沙石、盐粒、铁锈

所有的伤疼

当你醒来,一颗心是空的

当我醒来,当年的一棵竹子

已变成万竹园

整个夏夜,我被竹林里的蛙鸣,按在

一片空旷的月光下,不能挣扎

而时光在它的喉咙里膨胀

人生空阔呀,梦想无边

我一个人回到旧时光

一个人在说梦话

像一个月亮被按在梦里,当成一个木鱼

在敲打

整个夏夜,我失眠,半生的是与非

爱和恨在争鸣

直到月亮跳河,青蛙跳水

人间泛起月光的波纹

走进去,除了清风就是清风

除了蝉鸣就是蝉鸣

这里的蝉早已出家,它在叫,像杀过人的和尚在念经

声音里有着倒钩

万竹园的竹子是被它们一棵棵掏空的

时光是被它们掏空的

走进去,你会倒尽内心所有的沙子

你会淘尽尘世的伤疼

成了一棵空空的竹子

摸摸你的头是光光的明月

摸摸你的伤疤是凸起的竹节

须有流水,一波三折

像你的一股柔肠

一节挂在我的骨节,一节流往他乡

须有远方飘过的云

停在头顶,那是我们前世的一段姻缘

尚未了解,一再俯望尘世

须有清风,不停地吹

每棵竹子都有它内心的笛空

每个人都有他隐藏的伤口

我们都有一支酸楚的曲子

吹给一个人听

山居醒来

我醒来,一座山也在醒来

从我梦里飞出的一只鸟,有着尖厉的叫声

雾气从山脚升起,像人间的忧伤

慢慢褪去,鸟在鸣叫,众神隐去

一些虚幻的事物

变得那么真实清晰

而眼前的时光模模糊糊

一些小花还陷在昨夜的梦里

一场爱撕心裂肺,泪水成了一头露水

洒在梦外的山坡

一只蜜蜂飞过,试图叫醒

我荒凉的心还在一块岩石里

等着山外的风吹来

那片云就飘在我的窗前

像你远方寄来的一封信,透着模糊的字迹

我就让它一直悬在那里

那只鸟怀着满腹的心事

落在我的屋顶

我就让它沉默着

一些爱我不愿说出

一些伤疤我不愿去揭开

太阳出来,老蜘蛛就铺下了它的八卦

就张开了它的网

它暗暗地藏在那里

它高高地俯在那里

我刚从梦里醒来

因为喜欢阳光、露珠

和一些空无的事物

所以一次次撞上南墙

一醒来,我就看见南山高高的顶峰

一只只鸟往天上飞

就看见满山的老松像一个个神仙

在云彩里慢慢走

前世的阳光往我心里流

来生的光阴在来来回回地飞

一醒来,我就长满蝴蝶的花斑

像这个尘世你摁在我心里的指纹

这个大山是我们的

长着翅膀,我也不飞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