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广春《有一种爱睡在天堂里》

作者: 来源:

有一种爱睡在天堂里

一天,父亲开口跟我要钱了。最初的借口是身体不太好,要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我便给他寄了钱。

没想有时间不长,他又来了电话,说想买个电动三轮车。我咯噔了一下,他好像听出我的犹豫,行了,那就算了,没空就别寄了。

有时候我的心就软下来。这一年,他一直养猪,三四头,养大了去卖,当做日常的花销。母亲去世后,在省城的哥哥也打算让他去省城住,至少也能帮忙看管材枓,他也不肯,说习惯了乡下,习惯了村里的人。

平时也给他寄钱,在不济他还生我养我吧,离家后偶尔寄过几次,他说生活简单,开销也小,花不到什么钱。可是现在却不断跟我要钱,心里却有说不出的滋味,老跟我要钱。是不是遇到骗子了。

这样过了半年,我决定启程回家去看看他。

门锁着,隔壁的三哥说他下地干活去了。我借了自行车去地里,走近了才看见他,也许是累了,坐在一棵树下打瞌睡,旁边铺着块塑料布上面放着吃了一半的馍馍、一小袋咸菜,还有一壶水,心里一酸,极不情愿地喊一声爹

他慢慢睁开眼睛,半天才反应过来,小,你怎么回来也不先说一声。

有点事,路过这里,随遍过来看看,

我两有一哒没一哒地唠着,转眼中午了。

回到家,院子里有些杂乱,角落里,放着还是娘骑了很多年的脚蹬三轮车。

你买的电动车呢?我随口问,他有些慌张。

我,我还没买呢,人家说下月电动车降价。

我收拾院子的时候,听见他给老大打电话,你弟回来了,你们晚上也回来吃饭吧。又小声叮嘱一句,多买点儿好吃的。

我想说什么,但又住了口。那些年,心里始终介意父母的偏心。因为年少的嫉妒,我对老大刻意疏远了,后来赌气离家出走找了一份好的工作,终于扬眉吐气地离开了家。

工作多年,积极上进的我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而哥哥却在省城做一名装修工,对我很是佩服。

下午,老大两口子带了孩子早早回来,买了很多东西。

老爹做饭大哥帮厨,做了很多菜。母亲在时,爹是不做饭的。很意外,爹竟然把每一道菜都做出了母亲的味道,真不知这么多年他怎过的,居然学会做饭了。

吃完饭,老大一家回去,我们在院子里闲聊,只是没想到,他绕了很大的圈子,先说村里正在修路,又说这座老房是七五年盖的,那时我才四岁,最后又放低声音,你要是手头不那么紧,能不能多给点,你知道的,小强他爹平时不管钱的。

我咬咬牙,多少钱,有个一数吧,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大概,大概要两万块吧,他的声音更底了,又赶快补充,我把猪是都卖了,也能卖好几千块钱。

我愣了一下:两万多对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我掂量着,应该不是太大问题。

小,难为你了。看看能有多少,我年纪大了,别的事也不会花钱了,他底下头。

我笑了笑,月光暗暗的,他一定看不出我的笑容有多苦涩。

转眼半年了,我遇到老家一个老乡来这边打工,闲聊中我顺问问,我们家的房子开始翻盖了吗?

他有些诧异,没听你爹说要翻盖房子啊。然后他想起来什么,对了,你爸是把猪都卖了,你哥哥家倒是盖了三间大房,还盖了个大门楼,听说盖完房干装修发财了,还了所有的饥荒。还剩不少呢。

我的心里,瞬间像是被凉水浇透,有种冷冷的寒意。

原来,他是骗我的,他始终是偏着大哥他们,偏心到骗了我的钱来帮着他,父母是不能恨的,可是那心里怨,使终也走不出去。

我终于忍不住到小酒馆一人喝的叮当大醉,借着酒劲大哭了一场。

我从来都没有主动给他打电话。后来是他先打了电话来,我只是淡淡应付着,他只好讪讪地挂了电话。但是我没有想到,那竟然是我最后一次听到他的声音。

又一年春,我接到老大电话,说他去世了,死于突然,吃晚饭时还没事,到七点时吃完今天最后一次药就不行了。猛然想起他前些日子电话里说的那些琐事和叮嘱,当时我有些冷淡。现在犹如一块重石砸在心上,砸得我好半天没有喘过气来。

赶回家,第一次我和老大在一起痛哭,母亲离开时,家里还有他而我还能回去看看,从今后可能很少回去了,现在对他的怨恨早已被他突然的离去冲散,心里只剩隐隐的痛。

安置了他的后事,走的时候,老大送我去车站,挥手告别,弟要常回来,爸妈都不在了,家还在。

我干涸的眼中再度充满了泪水,说了声保重,我上车离开。我想也许以后,这个所谓的家,我不会常回了吧。

但是人生,真的竟是这样地祸不单行,在次一上班途中不小心被车撞了,严重骨折,一条腿快要费了,光手术费得好几万

我几乎崩溃,我天天以泪洗面,东借西凑也没凑一半,花光所有的积蓄,但离好转还得一段时间。我想出院,回去慢慢养着,是好是坏就谁天意吧。就准备和医生商量。

第二天中午老大打来的电话,他离开后,老大倒是常常打电话过来。我没有心思和他寒暄,他也听出了我的焦虑,就把我情况说了。

没想到他竟然坐了火车,第二天一大早就赶了过来,进门,什么都不说,从怀里掏出报纸包着的一沓钱来,弟,这是四万不多,先拿着看病。

我吃惊不已,你哪来的钱?

这几个月挣点,还有以前剩的,也只有这么多。

我心里一热,把钱推给他:我不能用你的钱。老大急了:兄弟,去年哥想盖房没钱,你给了爸三万块,让他给我,还不让爸告诉我是你的钱。

我呆住了,老大依然在说:爸说了,小时候你总让着我,因为我是老大,现在不管怎样也要把腿看好,因为你是我弟。爸还说,有一天他不在了,你有难处让我一定帮你

爹,我一转头,泪如雨下。我这个无情的儿啊,是怎样误会了他那片深爱的苦心。他是早就知道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了吧,他是知道生性高傲的我,连亲情都不会索取和依赖吧。所以,他要替我预订未来的亲情。

当初,他开口跟我要钱,心里该是怎样的为难?要鼓起多大的勇气,才和我张嘴,只是为了他离开后,我还有亲人可以依赖。

原来他最爱的孩子还有我啊。我转回身抱住哥哥,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紧紧抱住。我想此刻,睡在天堂的他,一定是安心了,因为他那个傻儿终于明白了他的良苦用心。

终于懂得了他的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