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青草坪》卢策散文赏析

作者:卢策 来源:原创

家乡的一条大河,绕来绕去,在村前绕了一个大弯,绕出了一个大大的坝子,坝子上四季长满青草,家乡人便把大坝叫做青草坪。小时候,青草坪是我们的乐园,是我们嬉闹和活动的地方。我们在青草坪踢球,在青草坪打野战,在青草坪躲猫猫,在青草坪追追打打。青草坪,留下了我们童年的许多梦幻和野趣。

村里的房屋建在大坝的边缘上,据说有上千年的历史。也许是富庶的原因,村里出了不少富商大贾和名人政要,因而,村里的房子也建得千奇百怪,争奇斗艳:有庭院式的古建筑,也有巍峨高大的西式洋楼。虽然风格各异,但共同之点就是都很宽敞漂亮。因此,这里历来都是兵家必争和大型活动青睐的地方。国民党军在这里驻扎过,解放军也在这里驻扎过。相比之下,有不少不同而有趣的细节,令人难忘。

国民党军的指挥官们喜欢驻扎在西洋楼里,兵士集中驻扎在大庙里。每天,他们吹哨按时起床,在青草坪上出操、跑步、训练。零星也在河边上建些单双杠、健身器材什么的。更多的时间是在河边挖战壕、筑工事。每当星期天,这些官太太们还喜欢举办舞会,靡靡之音在青草坪的夜空飘散。军官中有一个姓马的连长,长得牛高马大,乌头黑脸,一脸凶相。他对士兵特别凶狠,非打即骂,凶神恶煞一般。

有一次,一个逃兵逃跑被抓了回来。这还了得?这无异于是太岁头上动土!于是,马连长大怒,下令把这个逃兵双手张开,绑在一条扁担上,将他匍匐在地,然后命全连士兵列队,每人依次狠打逃兵十军棍。马连长手执马鞭亲自督阵,若遇下手不狠的当即马鞭伺候。一时间,青草坪响起一阵阵啪啪啪的击打声和嘶心裂肺的哀嚎声。待全连士兵打完后,逃兵已奄奄一息,抬回去第二天就死了。

马连长有个儿子,跟我们一般年纪,喜欢跟我们一起玩。但他仗着老子马连长的威风,在我们孩子们中间也想称霸。有一次,我们一起趴在青草坪旁一棵大榕树上玩。我年龄大点趴在树冠最高处,他在中间,弟弟在最下,其他伙伴们也在各自的位置。他摆起小少爷的架子,拿出板栗边剥边吃,不时把皮壳扔在他下处的弟弟身上。我看不过去,警告了他,但他不听,依然骄横地我行我素。我火了,便也朝我下方的他大口大口地吐着口水,吐得他一头一脸都是。他又恼又羞,气冲冲地跑回家去,穿起一套小军官服,戴起墨镜,佩一把长腰刀,带了一个护兵,威风凛凛地想找我们挑衅。我们见了,还没等他到來,便一哄而散,一窝风又跑到水塘里游泳去了,气得他在岸上干瞪眼直骂。

国民党军撤军的时候,在青草坪河边留下几根单杠木头,木匠张大头急不可耐想弄来做料,光着膀子趁细雨濛濛前去起挖,不想,被最后护送伤兵的军官逮着了。军官抡拳狠搥大头,奈何大头体强肉健,加之下雨浑身湿透,军官拳头打上去都被滑开。没法,军官罚其背伤兵。当大头把伤兵背到有人家的大门口时,将伤兵往地上一撂,飞身往民屋里钻。被撂伤兵喊叫,惊动前头的军官。他回身追赶大头,大头早已跑远。他只好朝大头的方向开了两枪,算是消气。解放后,张大头成了青草坪村的村长。

家乡解放时,青草坪驻扎了很多解放军。解放军与国民党军不同,他们喜欢住老百姓家。一时,家家户户都住上了解放军。因此,老百姓与解放军的感情也就非常好。他们还经常帮老百姓挑水,打扫卫生,确实亲如一家。这种良好的军民关系,也深入到了我们孩子们的心灵。一次,他们包了饺子用脸盆盛了在大厅聚餐,人们都知趣地躲了开来。我与弟弟故意打他们身边走过。想不到他们果真亲昵地给我们每人夹了两个饺子。我这是平生第一次尝到这样有味又香的饺子。因了他们的到来,青草坪一下子热闹了许多。一夜之间,青草坪上冒出了十几个篮球场。每天下午,当训练和学习结束后,个个篮球场上就龙腾虎跃,热闹开了,青草坪上一片喊声、笑声和嬉闹声。这时,不时有穿呢军装、后面跟着警卫员的首长到各个篮球场视察。有时他们也唱歌,分队坐在青草坪上唱歌比赛。他们唱的歌可好听了,粗犷、雄浑、有力,充分体现了军人的气质和精神。

每到正月十五送神的日子,这也是青草坪一年中最热闹的时辰。每到这日,四邻八乡的乡亲们都会来到青草坪。四邻八乡的龙灯也会来到青草坪。这时的青草坪人山人海,人头攒动。大人、小孩、老人、妇女都争相拥挤着观看各乡龙灯的最后表演。

各乡龙灯依次在青草坪作最后的精彩表演。这也是各乡龙灯竞艺和竞技的最好时刻。一时间,青草坪上锣鼓喧天,唢呐声声,鞭炮炸响,土炮轰鸣。一队队龙灯,五颜六色,花花绿绿,伴着锣鼓声,伴着唢呐声,伴着鞭炮声,在青草坪上上下翻腾,穿云破雾,神气活现。其中,有长长的蛇龙灯,有摇头摆尾的鲤鱼灯,有须爪舞动的虾公灯,也有插满香火的稻草灯。这些灯在青草坪热烈地舞过一阵之后,又依次在青草坪的大河边,由人们燃香焚烛跪拜祭奠一番后,再庄重地烧掉,俗称“送神”。表达家乡人送“旧”迎“新”,送走旧的,迎接新的。这样,从上午到 下午,要折腾一整天。因此,青草坪的边缘还出现了许多卖吃的、卖玩的、卖穿的小摊小贩。吆喝声、叫卖声、笑闹声响成一片。间或还有跑旱船的、舞狮的、耍猴的,引来一拨拨人群争相观看。青草坪成了热闹的海洋、沸腾的海洋、欢乐的海洋!

然而,青草坪也留下过令我惊悸的梦魇和陈旧的伤疤。那是一个淫雨霏霏的春天,青草坪在雨水的滋润下生长出许多鲜嫩的草菇。我与姐姐同小伙伴们一起去青草坪拾草菇。天还下着雨,青草坪旁的大河洪涛滚滚,巨浪滔天,盆大的大水泡铺天盖地。年仅八岁的我,还不甚懂事,跟着大伙拾了一会儿草菇儿后,发现脚下沾满污泥,便独自一人到河边去洗涤。想不到泥草湿滑,一不小心,哧溜一声滑到河里去了。我本能地大喊大叫,四肢乱舞,不断呛水,耳边是一片万狮怒吼般的涛音。伙伴们听到我的喊叫,回过身来营救我。可都是些孩子,一时也没了主见,只在岸边蹬着脚呀呀喊叫干着急。折腾了大半天,我已精疲力竭,本想放弃求生,正在这时,忽然一个浪头打来,把我往前推了一下,靠岸边更近了。十岁的姐姐在责任的驱使下,拼死靠前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才终于把我拉了上来。这是九死一生,涨这么大的洪水,在几个孩子的营救下,我能大难不死,确实是个奇迹。十有八九的人都说,按常态,必死无疑。母亲也被吓坏了,她先为我张罗喊魂,叫了几个婶子大姑,每天黄昏,带了纸钱蜡烛香和用布包好的一包米,来到青草坪我落水的河边。先点燃蜡烛,烧了纸钱,放了鞭炮,跪拜完了后,由母亲兜着那包米,一路高喊着我的名字,叫我回来,屋里的婶子大姑便接口大声说,回来了,回来了!直到母亲来到我床边,把兜回的米小心翼翼地放在我的枕头边,才算是把魂喊回来了。

接下来又为我四处求仙问神。人家说,你这个儿子,金、木、水、火、土五行中少水,不该在水中亡,算是合理说法,解释过去了。因为一出生母亲就为我算过命,说过我五行少水。但这一次折腾,让我一直病了好些时日,成了我成长中的伤疤,成为我生命中永久的记忆!

青草坪是故乡的最大特征,代表故乡,给了我快乐,给了我温馨,给了我威严,给了我见识,五味杂陈地伴我成长。她像一位胸襟博大的慈母,在她的情怀里,我受到了教育,得到了启迪,获得了警醒;她让我长了很多见识,让我得到陶冶,让我获得提升。我深深地眷恋家乡的这个青草坪!这也便是“乡愁”,无论走到哪里,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