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一条前生今世的鱼》潘丽萍散文赏析

作者:潘丽萍 来源:原创

1

穹顶在深渊的高处,星光隐秘了所有的梦境。

当生活退潮成一片海,我便惊慌成了一条鱼,在前生今世里穿梭着,无休无止地逃亡。

我找不到任何一片可以暂栖的水域,惊魂而过的每一处,海水都退后变成了陆地。我只好屈从在命运带给我的桎酷与折磨中,欢笑强颜。

我在每一个日升的骄阳里融化,又从另一缕凄冷的月光中重生。日复一日地潸落着曾经的渴望,游弋在一片海市蜃楼的断壁残垣。

曾经的誓言陨落成流星,划过往事的天际。我不知道从哪里来,又将去往何处。心痛到无法喘息,白天黑夜间,只能选择逃亡。

饥渴与寒冷陷入绝望的海,但那一路匆忙逃过的月光与花影,却又一遍遍唤我萦梦回索。还有那匆匆擦肩而过的少年,那回眸一望的伤感零落成泥,仿佛那是我欠了谁的情,谁又来还我的债,岁岁年年,不老往生,如影随行。

我伫立在一场千年的风花雪月里,苍茫落定。

2

我决定不再逃亡,一个故事便从此戛然而止。

心痛坠落了一地,远处传来谁的一声叹息,搅乱了叠积多年的思绪。

仍旧朝着他游去,我终于面对了我的债,一泠清幽的过往挂在心事的眸底,绰约出一笔暖调的青花,晕染出一片水墨淋漓的光影,那一刻心止如水。

午夜的月下,风吹起纸面残破的缺口,鱼义无反顾地逃进那片字迹潦草的书册之间,跃过前来往后的标点,瑟缩在一枚荷影的下面。静听敲落荷塘的雨,静等着他走来时步履如水,月光如弦。

那一刻,我是一条为情所困的鱼,躲在一支荷的时光里,期待着一场生命的邂逅。全然不顾一千年里日月的离弃, 浑然不知水面已悄然遁去,只有伏在它脑海中的记忆潮湿着,一切都已过往云烟,一切都渐枯瘦如柴。

烛火摇曳的明灭里,两行滚落的思绪,烫伤了瑟缩在手掌里的心事。

忘记了曾躺在谁的怀,听过了怎样的一句话,又与谁谈了一段情,只觉得胸口处闷住了一些光影,在这样一个秋天的出口,婉转流淌。凝噎处,千行烛泪,枉断了愁肠。

暮然回首,来时的路上,荻花如雪,残阳如血。

3

当童话塌陷成了魔咒,所有的梦境凌乱成了一团叹息。

那夜,从一卷竹简木椟里读懂了舍得,便为爱抛弃了江湖,鱼从此弃水上岸。

徒袭千里的脚印风干了来时的记忆,在时光的尽头点燃了离愁,才发现水已从生命的海里撤得一滴不剩,煎熬着的只剩下了分秒奔跑的往事微尘。

前世的鱼,游来游去的寻找不见了今生的誓言,相忘了守约的岩。唯记得一片黄昏的夕阳,少年在临海的礁石上读着让她落泪的情话,一千年的奔袭里,她把每一句都熬煮在自己的血液中,夜夜如魅般诵读。

鱼,终挂在了那弯冰冷的鱼钩上,任那扣入皮肉的铁勾,拖曳出泛着星光的水面时, 那撕心裂肺的痛,挣扎在我温热的胸口,擦肩而过的目光里却满是霜雪般的冰冷。

天亮前,往事凝结成了一片暗黑的白, 呼吸停歇在暴晒的孤独里,衣不蔽体。

月亮的童话,在那个爱情绽放的夜里,只盛开了一晚。

4

鱼,重重地摔落在甲板上,正如它所期待的一样,若不能藏匿在他的怀里,便只离他不远就好。

一千年的等待,只换来一次近在咫尺的相遇,那一闪而过的花火里,只差着一个吻的距离,它在浩瀚满星的岸边,飞逝着擦肩而过。

鱼伪装着盛情的妖冶,仰起了脸,一场没有伤感的雨。

那个背影转过来,一抹夕阳盖住了所有的光芒,笑容缤纷如花雨飞红落了一地,一片又一片的暖,却没有一片是属于它的。鱼苦苦挣扎着向前,鱼鳞被甲板上的刺一片片地刮去,殷红的血画出了一片粉红的霞。

他轉过身,搂住一节妖娆的腰肢,弯腰从地上捡起遍体鳞伤的鱼。鱼眼里滚出了两颗晶莹的露珠,激动得晕厥过去,它没有离他这样近过。他的呼吸柔软得如花朵明月,每一寸弱风拂柳的肌肤里,痛楚都已随乱花飞红而去。

鱼以为他从来没有看见过自己,五百年前莲花座下的祈祷,此刻成了一场弄假成真的相遇,它在他的手掌里,安祥如静静的死去。

鱼的爱是如此的简单,即使用尽生命换来的也不过是这样一场对面而过的相遇,它也是这样的满足,或许一颗简单透明的心里本就装不下太繁杂的多余。

那一刻,我成了一条鱼,

鱼,成了另一个我,

游荡在往生与来世间,为爱求索。

5

总忘不掉那个夜晚醒来,星光满天,海面上波光浩瀚,一个童话的梦境,一个坐在礁石上的少年,一条躲在礁石背后的鱼,说了一夜的情话,不眠不休。

就这样停靠在他的掌心里,暖暖地哪怕呆上一夜也好。鱼固执着自己的梦想,任由身上的鳞片被他一片片地拔起,直到一片不剩,直到奄奄一息。

爱总在湮灭的时候梦碎,鱼的泪落在海里,化成了一片洁白飞升的泡沫。

鱼绝望地摇了一下没有了鳞片的尾巴,却发现了那竟然变成了两条修长的腿。

鱼站在高高的礁石上,来时的梦境都随海水一起退进了月亮深处,在这孤独的深夜,鱼用仅剩的生命,唱着自己的故事,脚下葱茏起来一片梦幻般的城堡。

王子骑着月光般的白马奔来,在一场飞雪的纷扬中把我带走,风声吹散了星星的低唱,白马在银河的高处飞奔,一场爱情如此圆满地挽了结,挂在记忆的巷弄,随风摆动。

清晨的桌上,一条鱼,死在了一个水晶球的旁边。水晶球里站在一个骑着白马的王子,随着音乐声旋转,飞雪满天。

鱼的嘴角渗出了血却坚持着微笑,只为了下一世再见时,他还能记得我的容颜。

锦瑟流年,转角的街边,行人来来往往,一条鱼悄然游过眼前。

你的爱在谁的前生里,谁又走进了你的今世?

作者单位:山东淄博张店区实验中学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