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次的讲演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最后一次的讲演

闻一多

这几天,大家晓得,在昆明出现了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而他所写的,所说的,都无非是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大家都有一枝笔,有一张嘴,有什么理由拿出来讲啊!有事实拿出来说啊!为什么要打要杀,而且又不敢光明正大的来打来杀,而偷偷摸摸的来暗杀!(鼓掌)这成什么话·(鼓掌)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出来!是好汉的站出来!你出来讲!凭什么要杀死李先生·(热烈的鼓掌)杀死了人,又不敢承认,还要诬蔑人,说什么“桃色事件”,说什么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啊!无耻啊!(热烈的鼓掌)这是某集团的无耻,恰是李先生的光荣!李先生在昆明被暗杀,是李先生留给昆明的光荣!也是昆明人的光荣!(鼓掌)去年“一二·一”昆明青年学生为了反对内战,遭受屠杀,那算是青年的一代献出了他们最宝贵的生命!现在李先生为了争取民主和平而遭受了反动派的暗杀,我们骄傲一点说,这算是像我这样大年纪的一代,我们的老战友,献出了最宝贵的生命!这两桩事发生在昆明,这算是昆明无限的光荣!(热烈的鼓掌)反动派暗杀李先生的消息传出以后,大家听了都悲愤痛恨。我心里想,这些无耻的东西,不知他们是怎么想法,他们的心理是什么状态,他们的心怎样长的!其实很简单,他们这样疯狂的来制造恐怖,正是他们自己在慌啊!在害怕啊!所以他们制造恐怖,其实是他们自己在恐怖啊!特务们,你们想想,你们还有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你们以为打伤几个,杀死几个,就可以了事,就可以把人民吓倒了吗·其实广大的人民是打不尽的,杀不完的!要是这样可以的话,世界上早没有人了。你们杀死一个李公朴①,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你们将失去千百万的人民!你们看着我们人少,没有力量·告诉你们,我们的力量大得很,强得很!看今天来的这些人,都是我们的人,都是我们的力量!此外还有广大的市民!我们有这个信心:人民的力量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历史上没有一个反人民的势力不被人民毁灭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不都在人民之前倒下去了吗·翻开历史看看,你们还站得住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我们的光明就要出现了。我们看,光明就在我们眼前,而现在正是黎明之前那个最黑暗的时候。我们有力量打破这个黑暗,争到光明!我们的光明,就是反动派的末日!(热烈的鼓掌)……李先生的血不会白流的!李先生赔上了这条性命,我们要换来一个代价。“一二·一”四烈士倒下了,年青的战士们的血换来了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现在李先生倒下了,他的血要换取政协会议的重开!(热烈的鼓掌)我们有这个信心!(鼓掌)“一二·一”是昆明的光荣,是云南人民的光荣。云南有光荣的历史,远的如护国,这不用说了,近的如“一二·一”,都是属于云南人民的。我们要发扬云南光荣的历史!反动派挑拨离间,卑鄙无耻,你们看见联大走了,学生放暑假了,便以为我们没有力量了吗·特务们!你们错了!你们看见今天到会的一千多青年,又握起手来了,我们昆明的青年决不会让你们这样蛮横下去的!反动派,你看见一个倒下去,可也看得见千百个继起的!正义是杀不完的,因为真理永远存在!(鼓掌)历史赋予昆明的任务是争取民主和平,我们昆明的青年必须完成这任务!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长时间热烈的鼓掌)

原载1946年8月2日《民主周刊》第三卷第十九期

〔注释〕 ①李公朴(1902—1946):中国爱国民主人士。江苏武进人,生于山阳(今淮安)。1924年入沪江大学读书。1926年初到广东参加国民革命军。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离开部队,在上海从事新闻工作。九一八事变后,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和群众文化教育工作。1936年参加全国各界救国联合会,被推举为负责人之一,同年11月与沈钧儒、邹韬奋等被国民党政府逮捕,为救国会七君子之一。抗日战争爆发后获释。1945年任民盟中央委员兼教委会副主任委员,因积极参加爱国民主运动,1946年7月11日在昆明被国民党特务杀害。〔鉴赏〕 这是1946年7月15日上午,闻一多在云南大学至公堂为纪念李公朴先生死难而作的一次讲演。由旁人做记录,题目为《最后一次的讲演》,十分恰当。因在讲演后的当天下午,闻一多先生即被国民党特务杀害了。讲演全文态度鲜明,语调慷慨激昂,充满了为祖国为民族争取民主、反对内战,大义凛然的战斗精神。1945年日本投降后,举国上下都满怀胜利的喜悦,希望中国能走上民主、和平的光明前途,但蒋介石政府却公然违背人民的意愿,发动内战,大搞独裁,把祖国拖进了灾难的深渊。这样的倒行逆施,理所当然地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怒和全国民主运动的高涨。蒋介石政府为此不惜采用一切阴谋卑鄙的手段,来镇压民主运动。李公朴先生是著名的爱国民主人士,长期以来积极从事抗日救亡、群众文化教育工作和爱国民主运动,是民主同盟的高层人士。不幸于1946年7月11日,惨遭国民党特务杀害。李先生被害便是其中的一例。闻一多先生集诗人、学者和斗士于一身。早年曾进行诗歌写作,后来主要是从事学术研究,1943年后起积极参加反对独裁、争取民主的斗争。他不仅学富五车,才识超群,在文化工作中成绩斐然,而且对祖国有着深厚真挚的感情,敢于坚持和捍卫真理,追求光明和进步。在讲演中,闻一多热情洋溢地赞颂了李公朴先生的英勇献身精神,大胆地揭露了国民党政府反民主潮流的丑恶嘴脸和国民党特务大搞暗杀活动的无耻行径。责问道:“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而他所写的,所说的,都无非是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难道连这样的文章、这样的话,都不能写、不能说吗·没有经过司法审判程序,罪名根本是莫须有的,国民党政府凭什么杀死李先生呢·可见他们竟然置公理、正义、民主和法律于不顾,一味地倒行逆施和恣意妄为。杀死了人,又不敢承认,还要造谣污蔑,嫁祸于人,说什么是“桃色事件”,是“共产党杀共产党”。“无耻啊!无耻啊!这是某集团的无耻”,一连三个疾言厉色的批驳,以及紧接着说到这“恰是李先生的光荣!”“是李先生留给昆明的光荣!也是昆明人的光荣!”也是一连三个铿锵有力的反衬式的用词,顿使高潮迭起。语气之坚定,对照之强烈,真是掷地有声,响遏行云。讲演告诫国民党反动派,人民是吓不倒的,人民的力量是杀不完的。如果采用暗杀手段管用的话,那“世界上早没有人了”。一个李公朴倒下去,会有千百万个李公朴站起来。国民党政府这样做,只会失去人心,失去千百万的人民。闻一多坚定地表示,人民的力量总是要胜利的,真理是永远存在的。翻开历史看看,有哪一个反人民的势力最终不是被人民摧毁的。希特勒、墨索里尼,他们的力量不是很强大,显赫一时吗·到头来,都烟消云散了,国民党反动派也不例外。造谣生事也好,挑拨离间也好,采用卑鄙无耻的暗杀手段也好,凡与人民为敌的,到头来都无法逃脱失败的命运。国民党政府这样做,正说明他们内心的恐慌,“完了,快完了!”“现在正是黎明之前那个最黑暗的时候。我们有力量打破这个黑暗,争到光明!我们的光明,就是反动派的末日!”在正义和邪恶、光明和黑暗、民主和独裁、人民和与人民为敌的国民党反动势力面前,闻先生明确表示,人民的力量一定会胜利,中国的光明前途总有一天会到来。统观整篇讲演,无处不充满血泪的愤怒控诉,无处不充满这位民主斗士发自心灵深处的呐喊,无处不充满团结、教育、鼓舞和号召人民起来为争取胜利而斗争的激情,同时也无处不充满胜利一定会到来的坚定信念。讲演中所提到的“护国”,是指1915年12月,蔡锷将军为反对袁世凯的卖国行径和复辟帝制,率先在云南发起的震惊中外的护国战争。所提到的“一二·一”,是指昆明各校学生在1945年冬为反对内战而发起的一场争取民主和平的运动,12月1日遭到国民党反动派的血腥镇压和屠杀,共重伤11人,轻伤14人,死难4人(详情可见闻一多《“一二·一”运动始末记》一文)。现今李公朴先生又在昆明被暗杀了,所以闻先生在列举这些事实后总结说:“云南有光荣的历史”,“我们要发扬云南光荣的历史!”讲演的最后,闻先生表示了为争取中国的民主和平,随时准备牺牲的勇气和决心。他慷慨地说:“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的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一连三个排比句,“我们”、“我们”、“我们”,像长江大浪气势磅礴地呼啸奔腾而来,又形象地以“前脚”、“后脚”跨出跨进大门作比喻,力度之坚韧,有着无往不胜、无坚不摧的气势。几十年后,读这篇讲演,仿佛闻先生的声音犹在耳旁响起,仍然会令人热血沸腾,豪情万丈,而闻先生的磊落胸怀、松柏气节、梅竹风骨,亦一一来到眼前。在我们中华民族的历史上,历来有埋头苦干的人,有为民请命的人,有矢志改革的人,有为争取进步而不怕牺牲的人,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闻一多就是这样的人物。他的讲演是一篇战斗的檄文,是一篇告知世人真理必将战胜强权,和平必将代替战乱,光明必将驱除黑暗,民主必将打败独裁,任何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反动势力必将灭亡,而人民最终必将获得胜利的宣言书。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