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南歌子(古戍饥乌集)》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南歌子(古戍饥乌集)

古戍

古戍饥乌集,荒城野雉飞。何年劫火剩残灰。试看英雄碧血、满龙堆。玉帐空分垒,金笳已罢吹。东风回首尽成非,不道兴亡命也、岂人为。

【注释】

《南歌子》:又名《南柯子》、《风蝶令》。唐教坊曲。二十六字,三平韵。一般用对句起。宋人多用同一格式重填一片,谓之“双调”。野雉:野鸡。起两句谓荒凉的古城只有饥饿的乌鸦聚集,野鸡乱飞,极言古戍废弃之久。劫火:本意为世界毁灭时的大火,此处泛指兵火。碧血:古人以忠臣志士所流的血为碧血。语出《庄子》。龙堆:白龙堆,汉代西域沙漠名,在新疆以东。后代诗文常以龙堆泛指塞外沙漠。玉帐:征战时将帅军帐的美称。垒,堡垒。笳:胡笳。流行于边塞的古乐器,发声悲亢。

【评析】

性德多次巡视塞外的亲身经历,使得其边塞词非闭门造车,而是多赋所见所闻,多抒真情实感。然其边塞词少有英雄建功立业的雄壮激昂,多有历史兴亡、世事沧桑的感慨。此词着笔亦非再现古战场昔日的激烈、英雄壮志凌云的慷慨,而重在描绘历经时光洗涤过后废弃古战场的荒凉,饥乌云集,野雉群飞。“英雄碧血”,是昔日的壮怀激烈;“东风回首”则是今日的荒芜衰败。“玉帐”是昔日的英雄将帅运筹帷幄之处,紧接一“空”字感叹英雄功业灰飞烟灭。“金笳”喻战争的号角声,又紧接着“罢吹”二字,极言战场今日的萧条。由今昔对比导出性德独特的历史意识:“不道兴亡命也,岂人为。”战场的血腥争斗,也许能成就一时的英雄,然而历史长河滔滔奔涌自有其兴亡顺逆的规律,又岂是人力可以左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