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梦江南(昏鸦尽)》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高康 来源:原创

梦江南(昏鸦尽)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注释】

恨因谁:因谁而生愁怨?急雪乍翻香阁絮:用东晋才女谢道韫故事。谢道韫小时曾将鹅毛大雪比作漫天飞舞的柳絮:“未若柳絮因风起。”叔父谢安对其才华大加赞赏。后来人们就用“咏絮之才”代指才女。香阁:女子香闺。胆瓶梅:胆瓶,颈长腹大形花瓶,状如悬胆。此处借用朱敦儒《降都春》梅花词:“便须折取,归来胆瓶顿了。”心字:心字形薰香,即今之盘香。

【评析】

爱情词。词以“昏鸦”为起,悲情陡然而生,一“尽”字又极显时空之寥落,以此引出词人之“恨”。为谁而恨?词人先巧妙设问,而后含蓄作答:为香闺中那位具有咏絮之才的女子,更为无法挽留的爱情。结句“心字已成灰”一语双关,既表时间消逝,更暗示着一缕心香消散已尽,空留词人无限怅惘。此小令婉丽凄清,含蓄隽永,诵之余音不绝,堪称天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