恕中无愠《闲到心闲始是闲》佛门禅诗分析与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闲到心闲始是闲

恕中无愠[2]

闲到心闲始是闲,心闲方可话居山,
山中剩有闲生活,心不闲时居更难。

《恕中无愠禅师语录》卷六,
卍续藏第一二三册页八七八下

【白话新唱】

真正的清闲不是行动上的自由自在
而是心里清闲
心里清闲了才有资格谈住在山里
山中的生活在世人眼中闲得没事干
如果心里不清闲的人来住山里
就像关在监狱里一样痛苦

【分析与鉴赏】

无事,是悟道者的心情,他不必做什么,内心自然与道契合,有着源源不绝的喜乐源泉。凡人呢?总要做些什么事,不然就闲得发慌。

是以,真正的清闲,是当下就清闲,不必等以后,不必等做完某一件事。即使现在手边有事情正在处理,内心依然是清闲的。因为,清闲是一种心灵品质,不是没事干就是清闲。对很多人而言,没事干反而痛苦不堪。

人们很难相信,那种“内心不闲”的感觉是莫名其妙来的,我们其实可以经由觉知到它的存在,而立刻让它消失,内心马上处于安然自在的状况。

当我们感到“内心不闲”的时候,不要找任何借口,说是因为这个因为那个,因为事情忙,因为责任重……这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

真正的原因是我们不敢面对心的真面目,我们害怕没事干的“存在的孤寂”……可是人们却为了自己的不能心闲,虚构了许多理由。

在北极的冰山上,一只小熊爬到母亲身边问说:“妈妈,我是哪一种熊?”

母亲回答:“你是北极熊,儿子。”

小熊又问:“你确定我不是台湾黑熊吗?”

“非常确定!儿子,”母亲回答,“你是北极熊。”

但是那只小熊仍然不满意。“妈妈,”它说,“也许我是一只灰熊。”

“你问这些问题干什么?儿子。”母亲说,“你是一只北极熊,没错。”

然后小熊又爬到冰山的另一面去问父亲。“爸爸,”它说,“我是不是一只猫熊?”

“不,儿子!”父亲说:“你是北极熊。”

“不是无尾熊吗?”小熊问道。“不,你是北极熊,”父亲问道,“你为什么要问这些问题呢?”

“因为,”小熊呻吟着说,“我觉得好冷!”

[1]本诗原题名《松岩杂言》。

[2]恕中无愠(1309-1386):六祖下二十三世,嗣法于竺元妙道,有《恕中无愠禅师语录》六卷行世。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