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浣溪沙》漱玉词赏析

作者: 来源:

浣溪沙

淡荡春光寒食天,玉炉沈水袅残烟。梦回山枕隐花钿。海燕未来人斗草,江梅已过柳生绵。黄昏疏雨湿秋千。

【评说】

上片点出节候,情景则无非富贵之家姿态。“梦回”句,见得睡得随便、惬意,而之所以随便、惬意,是真困累耳,则所为者何哉,必也情之一字乎!联想李易安平日之生活,则酒必能为助。此种之句,细推并无深意,然又若有所深意者,乃无理而妙之寻常者。结句寂寥之极,又可想见旧时光景,使人心为之醉。通篇淡极,而力欲出其韵致,结句以景见情,是唐宋词故伎,多有佳处。若以书拟论,则此善藏锋者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