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临江仙

庭院深深深几许,云窗雾阁春迟。为谁憔悴损芳姿。夜来清梦好,应是发南枝。玉瘦檀轻无限恨,南楼羌管休吹。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评说】

此咏梅者,感慨无限。“为谁”句,双关,未尝不是自况。“夜来”两语,颇饶故国之思,亦“胡马依北风,越鸟巢南枝”(《行行重行行》)故事,一“南”字,何等惊心。“无限恨”,自是词眼所在。恨之所在,花之纵然为美,又能如何?故有“浓香”之句。结句“肥”字或作“时”,“肥”字胜。梅之性为雅逸,“暖风迟日”,众花淋漓而烂漫,自不合其群,正反衬出南渡后易安生活之境况,悲苦之中,凄凉有之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