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瓒《荒村》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荒村

踽踽荒村客,悠悠远道情。

竹梧秋雨碧,荷芰晚波明。

穴鼠能人拱,池鹅类鹤鸣‍‌‍‍‌‍‌‍‍‍‌‍‍‌‍‍‍‌‍‍‌‍‍‍‌‍‍‍‍‌‍‌‍‌‍‌‍‍‌‍‍‍‍‍‍‍‍‍‌‍‍‌‍‍‌‍‌‍‌‍。

萧条阮遥集,几屐了余生。

秋雨绵绵的愁人季节,暮色将临的无奈时分,荒凉无人的偏僻村子--这三者一齐聚到诗人笔下,通常,总是要被调出一股灰色来的。不过,若换了诗人兼画家的笔,那结果又该如何呢?

“踽踽荒村客,悠悠远道情。”踽踽,是独自行走、举步迟疑的样子,这正是诗作者、诗人兼画家倪云林的此刻形象。孤零零一个人,走得又艰难,前途又悠悠不知何极,经过这荒村野店,就算有一肚子不快,也不算稀奇吧?

更何况是雨中行,更何况是近黄昏,发牢骚了吧?可是,奇怪!“竹梧秋雨碧,荷芰晚波明。”他在“荒村”里注意到的却是:青青翠竹,绿叶梧桐,在雨中一碧如洗,晶莹闪亮;小池上荷花艳红,菱叶鲜嫩,在傍晚水波的粼粼光耀下,都明丽异常。“荒村”的色调,在他笔下是耀眼的“碧”与“明”!

是画家对色彩的敏感,使他偶尔间忘却了雨水的滞重、日暮途远的怅惘么?可也不像。“穴鼠能人拱,池鹅类鹤鸣,”看他观察、谛听得有多仔细:那土穴里的老鼠们窜来窜去腻了,也会翻个花样,直立起来学人打拱作揖;池里的鹅叫得有些异样,认真想一想明白了,因为“荒村”太空旷了,所以鹅声也像是“鹤鸣于九皋,声闻在天”(《诗·鹤鸣》句)。看,他可不觉得“荒村”荒什么,非但色调明快,还有憨态可掬的鼠、引颈高歌的鹅,足可以与人同乐呢!

想不通?搞不懂他是什么心情,这样来妆点这“荒村”?他这就回答你。“萧条阮遥集,几屐了余生?”阮遥集就是东晋人阮孚,《世说新语》上讲他平生最爱修制木屐,一面还叹息着:“不知道这一生要穿掉多少双木屐。”叹息时,“神气闲畅”,见者敬服。借这个不算陌生的故事,倪云林告诉我们:他就是阮遥集转世,生平只爱履屐漫游,虽然踽踽独行,不免“萧条”,但这却无害于他的“闲畅”--心境明畅,犹如竹梧之碧、荷芰之明;满怀闲情,故能察及鼠趣、辨别鹅声。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