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秦娥》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忆秦娥

临高阁,乱山平野烟光薄。烟光薄,栖鸦归后,暮天闻角。断香残酒情怀恶,西风催衬梧桐落。梧桐落,又还秋色,又还寂寞。

【评说】

上片是寂寞寥落情怀,极为惨淡,然出笔极为淡然,盖已然者无可改变、无可奈何也。故触目所见,无非寥落。登高阁而伤怀,唯见乱山平野,烟光薄暮,上不可极,而远处苍茫无限。若心绪佳,便断非“乱山”情怀矣,一“乱”字实兼写实之功,心绪之实也。更兼“暮天闻角”,触人心事,悲壮于寥廓之中,而无所凭借。人生天地之间也,须面对上下、远近之上、远两种空间之阻遏——此种阻遏之为力,感觉为多——若合物是人非之为时间之阻遏,则每使人有处乎其中,不可挣脱之束缚感或寂寥感,而必借景抒写之,舍此而外,更无他途也。下片点出“情怀恶”之主旨,“西风”、“梧桐落”,是触景生情,却是触景伤情,秋色如此,寂寞如此,消煞人哉!此词一若画境,然种种心绪,却非画之能为表出。人之生此世间也,是何等欢欣事,然又往往置身于悲慨莫名之情景之中,而生无可挣脱之伤感,是生之忧患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