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西江月·世事一场大梦》译文|注释|大意|赏析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①?

夜来风叶已鸣廊②。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③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琖④凄然北望。

【注释】

此词反映了作者谪居后的苦闷心情,词调较为低沉、哀惋,充满了人生空幻的深沉喟叹,北宋苏轼作。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

①新凉:一作“秋凉”。

②风叶:风吹树叶所发出的声音。鸣廊:在回廊上发出声响。

③贱:质量低劣。

④琖(zhǎn):通“盏”,酒杯。

【大意】

世上万事恍如一场大梦,人生经历了几度新凉的秋天?到了晚上,风吹动树叶发出的声音响彻回廊,看看自己,眉头鬓上又多了几缕银丝。

酒并非好酒,故为客少发愁,月亮虽明,却总被云遮住。在这中秋之夜,谁能够和我共同欣赏这美妙的月光?我只能拿起酒杯,凄然望着北方。

【赏析】

世事如梦,人生如梦,苏轼不止一次在作品中流露出这类想法,既有自我排遣之语,也有古往今来之思,旷达之境词中常有,悲伤却并不常见。一段历尽沧桑的词,加上几度秋凉之问,风叶鸣廊,人生短暂,惊见繁霜侵鬓,虽不至于使人悲从中来,却也忍不住地伤感起来。浮生若梦的感叹,不是看破红尘的彻悟,是对坎坷人生的不忿,是面对荒谬现实的无奈。

“世事如梦”,“人生如梦”,一切皆如白驹过隙、雪后飞鸿,人生只是天地间偶然的飘蓬,所以不可执着于现实中的得失荣辱,而应超脱于具体的万事万物,使自己内心趋于平衡。“人生几度新凉”,又一个秋天来临了,初来乍到的秋是如此的“新”,不是秋“新”,而是苏轼太敏感。时间不断流逝,磨蚀着有限的生命,秋天还是如往常一样到来了,紧跟其后的是爬上了鬓角的银丝。

“新凉”不止是天气,秋也不止是季节,它们代表的是人生的低谷。排挤和打击,这不会是苏轼生命中的第一次,估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是,每一次这样的际遇都让人心生悲凉。心中的凉辅以初秋的凉,怎能不悲?怎能不愁?头发白了,也是正常吧!

命运的起伏不定、变幻莫测,结合自然的变幻,表达的不是一时一地之事,亦非一己一身之感,而是苏轼对人生、命运的沉思。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酒贱”是因为“人贱”,身遭贬斥,冷遇也是不可避免的吧!小人当道,君子遭谗。远贬黄州,苏轼以这种自我嘲讽的形式来表现心中的失落与不满。因“乌台诗案”受牵连被贬的人太多,苏轼不愿再连累友人,所以绝少与故人交往,因而“客少”。静寂的夜,皓月当空,一个人独坐月下,寒气袭来。

“中秋”是团聚的日子,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北望”,“北望”的含义也就变得特殊了起来。在孤苦寂寥、凄然北望之中,思弟之情、忧国之心、身世之感交织在一起,因而这首词也笼罩着一层悲凉的气氛,虽然努力远离,却始终摆脱不了尘世的痛苦。在这热闹的中秋月明之时,唯一可以慰藉自己落寞孤寂情怀的是那真挚的手足深情。

渴望与兄弟一诉衷肠,无奈远贬黄州,千里之外,也只能在北望中借明月遥寄相思了。天涯共一月,相思两地情,相望却不能相聚,此时的无奈勾起了过往的辛酸,现实中太多的痛苦使苏轼陷入更深沉的悲凉之中。

【拓展】

唐代李白曾作《春日醉起言志》,全诗如下:

处世若大梦,胡为劳其生?

所以终日醉,颓然卧前楹。

觉来眄庭前,一鸟花间鸣。

借问此何时?春风语流莺。

感之欲叹息,对酒还自倾。

浩歌待明月,曲尽已忘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