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湛《卜算子·春情》原文、注释、译文、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秦湛

秦湛,生卒年不详,字处度,祖籍高邮(今属江苏),秦观的儿子。曾担任常州通判等职。词有《卜算子》一首传世。

卜算子·春情

【原文】

春透水波明,寒峭花枝瘦。极目天涯百尺楼,人在楼中否?

四和 袅金凫 ,双陆 思纤手。拟倩 东风浣此情,情更浓于酒。

【注释】

①四和:即四合香。

②金凫:铜香炉,铸成鸭形。

③双陆:一种棋,游戏之用。

④倩:请。

【译文】

春水荡漾,波光潋滟。因为春寒料峭,致使花枝萧疏。登上高楼,极目天涯,佳人是否无恙?是否还在玉楼?

金鸭铜炉里燃着四和香,纤纤玉手玩弄着双陆。欲把此情交与东风洗,哪知洗过后情意更浓,浓过醇酒。

【鉴赏】

这首词写词人春日里对情人的思念,是秦湛仅有的一首传世之作。

上片起首两句写水和花,词人紧紧抓住景物的特点,勾勒出一幅春水荡漾、波光潋滟,春寒料峭、花枝萧疏的早春图景。“春透”、“花枝瘦”化用黄庭坚“春未透,花枝瘦,正是愁时候”的句意。“透”、“明”二字写春水之清。“瘦”字写早春时节初上枝头的花苞,欲开不开。这两句的风格有别于当时盛行的缠绵、凄艳的词风,营造出一种凌厉、峭拔的境界,在一定程度上开拓了词境。三、四两句直抒胸臆,一吐沉痛离情。“天涯”写其远;“百尺”写其高。这四个字虽然质朴、直白,却营造出一种惝怳迷离的氛围。“人在楼中否?”以问句收尾,可见词人对情人的深切思念。

下片接着写对情人的思念,但所写之景是虚的,是词人的想象。结尾两句是点睛之笔,妙喻连用:衣服如果脏了,可以洗,心中有了愁绪,也可以浣,如何浣?不用水而用风,可到头来愁情不仅未被浣去,反又加浓,甚至浓过醇酒。一个比喻由两个句子写出,如水连波,一浪推一浪,层层递进,而顶真手法的妙用,更是加强了情感的抒发。

本词清灵隽永,伶俐可人,情景交融,独具匠心,是宋词咏春小令中难得的佳作。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