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白《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有感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全书开篇第二首诗就是李白的《下终南山过斛斯山人宿置酒》。谈到李白,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李白的诗是唐诗的巅峰之作,李白的人也被称为“诗仙”,贺知章读了李白的惊叹只有天上的仙人才能写出这样的词句,以为李白是天上被贬谪的仙人呢。蘅塘退士开篇两首都选择了被贬谪者的诗作,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在引导读者以为只有命运困顿的人才能写出好诗来。

可是,这首诗却不是李白困顿时所作,而是其在长安供奉翰林时所写,李白一生中离皇帝最近的时期恐怕就是这段时间了。

暮从碧山下,山月随人归。
却顾所来径,苍苍横翠微。
相携及田家,童稚开荆扉。
绿竹入幽径,青萝拂行衣。
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
长歌吟松风,曲尽河星稀。
我醉君复乐,陶然共忘机。

终南山是一个让人无限遐想的地方,历来被认为是道教名山,李白去终南山一定也是有原因的。据历史记载李白不但喜欢纵横术,也喜欢击剑,更加喜欢修道,曾经真正的入籍为道士,所以到终南山访道后,世俗的荣华富贵,争名夺利之心也就淡漠了许多,遇到山中隐者,共谋一醉,欢乐中不免生起对隐者田园生活的羡慕之心。

读李白的诗感觉很流畅,就象在说话一样自然,可是诗中也用到很多典故。“翠微”引自《尔雅》:山未及上翠微。疏谓:未及顶上,在旁陂陀之处名翠微。一说山气青缥色,故曰翠微也。“荆扉”引自沈约诗:荆扉且新故。李周翰注:荆扉,以荆为扉也。与“柴门”同义。“所憩”引自《诗.召南》:召伯所憩。注:憩,音器,息也。意指休息的地方,引出题目中的“宿”。“共挥”引自《曲礼》:饮玉爵者弗挥。注:振去余酒曰挥。用玉爵饮酒的人是不能振去余酒的,可见古人喝酒时都要讲求礼仪,完全不同于现代人的呼酒喝令,毫无风度。“松风”引自《风俗通》:河间杂歌二十一章,内有《风入松》曲。古人的快乐在这里显露无遗,喝着酒,唱着歌,心情怎么会不愉快呢。“陶然”引自陶潜诗:挥兹一觞,陶然自乐。

前十三句都是描写李白遇到山中隐者斛斯山人,相互牵扶着来到家中,与朋友畅饮美酒,聊天唱歌,一直喝到月朗星稀,欢乐开怀。最后一句,引用陶潜诗句中的“陶然”一词,隐约流露出对于这种田园生活的欢喜。虽然都是田园诗,李白的诗和陶潜的诗却大不相同。陶潜的诗多是表达田园宁静恬淡的生活,是一位隐者的心态,也是一位修道者的心境。李白则是一位世俗中心存修道之心的人,所以既有对生活美好的描述,又有对于修道隐者生活的向往。一位是出世者,一位是入世者。

中华文化是神传文化,古人同时受到“儒、释、道”三教文化的熏陶,长期以来形成了既有入世之心,又有出世之愿的心态,诗文中也经常表达这种与天地和谐,乐享天真的生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