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昙《赵高》官场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阉割历史的马夫,双腿间空空荡荡

——周昙《赵高》

赵高

周昙

赵高胡亥速天诛,率土兴兵怨毒痡。

丰沛见机群小吏,功成儿戏亦何殊。

当指鹿为马成为一个认真的玩笑,秦王朝的咽喉已经被一个叫赵高的宦官紧紧扼住。

秦始皇的輼凉车在宽阔的驿道上疾驰而过。这是一支浩荡东巡的车队,威震八荒、横扫六合的嬴政在统一了文字、度量衡,修建起长城,坑杀了儒生之后,他就要巡视一番,显示其中国始皇帝的威仪了。这次东巡,他带上了最小的儿子胡亥,他要让自己的子嗣看看帝国的江山,他还带上了丞相李斯,李斯的一手好书法正好可以在登山封禅刻石纪功时派上用场;当然,秦始皇还没有忘记带上另外一个人——赵高,这位将大秦新颁的律令背得滚瓜烂熟的宦官深得秦始皇喜爱,再加上他有一手高超的驾车技术,因此赵高被官赐中车府令。在秦的官制中,中车府令不过是个卑微的小官,但在这支东巡的车驾中,这个职位却是一个皇家领班的角色。

事实上,这次东巡秦始皇除了炫耀文治武功,还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就是找寻长生不老的丹药,这位始皇帝太想让自己的生命像自己的帝国一样长久了。然而,丹药没有找到,秦始皇便在行经沙丘的途中感染了风寒,不久便暴毙于輼凉车中。秦始皇统摄宇内刚猛而果决,但在继承人问题上却迟迟不肯发牌,当他在弥留之际终于想起远谪边地的长子扶苏,已经无力扼制一个阴谋的疯长。秦皇始无论如何不会想到,在自己归天之后,赵高这个唯唯诺诺的中车府令竟能左右这支东巡车队的走向​‍‌‍​‍‌‍‌‍​‍​‍‌‍​‍‌‍​‍​‍‌‍​‍‌​‍​‍​‍‌‍​‍​‍​‍‌‍‌‍‌‍‌‍​‍‌‍​‍​​‍​‍​‍​‍​‍​‍​‍‌‍​‍‌‍​‍‌‍‌‍‌‍​。熟谙世故的赵高可谓攻心有术,在他的劝诱下,胡亥终于动了矫诏篡位之心,而一直将“仓中硕鼠”作为人生至境的李斯也在赵高的游说下迅速蜕变成这场沙丘之变的帮凶。很快,这支车队的每一辆车子都被装进了腥臭的鲍鱼,它混淆了秦始皇越发浓重的尸臭,同时也掩盖了一个惊天的阴谋;而另一支快马则向北方飞奔而去,一纸赐死的矫诏,一道白色的剑光,宅心仁厚的扶苏在痛哭之后,想都没想就割断了自己的喉咙,割断了一个王朝最后的希望。

在恢弘的编钟声里,东巡归来的胡亥等不及装出悲戚的样子就已经开始戴上父亲的冕琉,以秦二世的身份俯瞰率土之滨。但显然这位矫诏篡位的二世还没有太多的底气,在赵高的怂恿下,胡亥诛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扫平了所有可能的威胁。在充斥秦廷的血雨腥风中,胡亥长舒一口气,便一头扎在后宫,开始了宣淫泄欲斗鸡走狗的生活,至于朝政,胡亥并不担心,因为赵高对这个弱智皇帝早已是“披肝沥胆”“照顾有加”,“主动”替其承担了一切朝中事务。当朝中大臣面对着空空的御座山呼万岁的时候,赵高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胡亥被彻底剥夺一个皇帝的话语权,是从一个看似荒诞而又不容置疑的玩笑开始的。庄严的朝堂之上,一头鹿被牵了上来,赵高对胡亥说:陛下,您看这匹马怎么样?胡亥大笑:赵高,眼花了吧,这不明明是头鹿吗?此时,但见赵高不疾不徐,语气中却挟带着风暴:陛下,一定是您看错了,不信,您看看大臣们怎么说?接下来的结果是这位刚上任没多久的新皇帝始料不及的,因为在场的大臣们几乎都异口同声地将这头鹿说成了马,真正站在他这一边的仅有寥寥几人。这是一个阴狠的方式,也是一次高妙的试探,千古而下,以武力逼宫的逆臣贼子不在少数,而像赵高这样在戏谑中剥夺一个皇帝的话语权却是中国历史上仅有的一次。当胡亥尴尬地揉了揉自己的双眼,努力地想从鹿身上寻找出被称作“马”的迹象时,他已经无法改变自己身为傀儡的处境。事实上,这种处境早在沙丘之变中就已经注定了,只是他并没有发现。

“指鹿为马”是赵高投进秦廷的一枚探路石,在这枚石子激起的涟漪中,他看到了自己的力量,也找到了掌控权力的快感。对于不站在自己一边的大臣,赵高绝不手软,当时那几个实话实说的大臣不久便从早朝的班列中消失了,而当年曾和自己沆瀣一气的丞相李斯同样也没做成安稳的“仓中硕鼠”,早在“指鹿为马”之前,李斯就已被腰斩于市,成了赵高的刀下之鬼。至于浑浑噩噩的秦二世,赵高最终也失去了耐性,面对一路势如破竹的刘邦大军,这位当年的中车府令派人与之暗通款曲,只等义军一到,就献城投降。而此时,胡亥对于赵高而言,已经全无意义,在被一根练巾勒紧咽喉之前,这位傀儡皇帝对赵高的请求一降再降,先是拱手交出皇位,继而想当一个富家翁,最后想当一介庶民,然而,赵高手中的练巾还是越勒越紧,其决绝程度与当年策动沙丘阴谋别无二致。

当然,赵高尽管机关算尽,最终还是没有算出自己生命的结局。“赵高胡亥速天诛,率土兴兵怨毒痡。丰沛见机群小吏,功成儿戏亦何殊。”(周昙《赵高》)杀死胡亥之后,赵高欲立子婴为帝,成为其手中的第二个傀儡,然而,这个城府深重的宦官却没有想到,子婴并不是简单的胡亥,就在赵高毫无戒备地去请子婴登基时,埋伏在子婴府邸的士兵一拥而上,将赵高剁成了肉泥。

史载,赵高本为赵人,秦灭赵后,赵高作为阉宦被掳入秦,由此,一些史家推断,赵高的“沙丘之变”、“指鹿为马”,更像一个典型的复仇故事。真的是这样吗?我们无法拨开这段历史的迷雾,但一个事实却不得不说,就在子婴将赵高夷灭九族之后不久,子婴本人便素车白马,拱手交出了传国玉玺,秦王朝的大厦彻底崩塌。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