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志强作品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彭志强作品

秋风破

——在草堂茅屋故居凭吊诗圣杜甫

秋水在眉头泛滥。群树低头,歪斜的脖子

沙沙作响。大雁驾驶百万云朵和黄沙

从北方赶来,打破了浣花溪的凉意。

浣花散落溪边,芦苇荡漾人心,

一匹匹白马在剑门关外八百里加急

呼啸而红。信札密封的挽歌贴满了驿站

故乡远离心脏。在水里打量时局的人

磨刀一样磨亮衣衫,草堂寺便开始大规模

删僧减侣。

最后只剩下半路出家的你

苦吟行囊,在一阵噼里啪啦的雨声中

破了戒,还了俗。

在茅前屋后佝偻身躯种药的人,是你

用诗句给病危的李唐每一座山每一条河

开的处方。

多事的蜜蜂坠入花的悬崖。墓碑上

溅起的泪花在呐喊:每一朵花都应留下

可以托付终身的名字和住址。

秋风越来越大,终究吹破了一颗

锁在茅屋的心。人去屋空,诗意咯血,

仿佛万里河山被开膛破肚。

雕刻家:风

——在草堂大雅堂观杜甫雕像

手里丢出去的词语,已把浣花溪的鱼

喂养肥大。这条秋风雕刻的河

没有万岁也有千岁了,因为杜甫

扩大了知名度的内涵,消瘦了伤

痛的外延。

一个女子望穿秋水,夕阳的例假

便显得多余。我想起了

一个僧人,沾满泥巴的袈裟

被这条河洗净杂念。斑驳的皱纹里

消失的不只是一段时光,一个庙宇

泥土里那么肥沃的唐朝,一阵

四处奔波的风就把他吹瘦了

诗圣。手执诗句指点江山的人

不必驾驭战马,捏紧心中缰绳

风中的文字就是奔腾的马

青铜下锅,煮烂,化水。有人比照

他诗句中的身影,重塑他的瘦

这深入韵脚的瘦,是无法模仿的

比如五言,比如七言。我能模仿的

只是他踏着水浪看见雪山那种眼神。

可是我没有他这么幸运,可以从窗口

打开西岭雪山的宁静。

因为雾霾,遮住了我身体里的眼睛

因为铜眼,已看不见河岸

浮动的喧嚣和垃圾的纷争。

选自《星星》2016年第4期上旬刊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