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 俱《豁然阁》古诗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云霞堕西山,飞帆拂天镜。
谁开一窗明,纳此千顷静。
寒蟾发淡白,一雨破孤迥。
时邀竹林交,或尽剡溪兴。
扁舟还北城,隐隐闻钟磬。
-----程 俱

豁然阁,濒临太湖,在今江苏吴江。北宋蔡佃有《豁然阁》诗:“长风东南来,浊浪挠清镜。小轩寂寞入,默视心独静。”厉鹗《宋诗纪事》蔡诗注说:“见《吴江县志》。”程俱《豁然阁》诗是和蔡佃之作。

《宋史·程俱传》载,程俱早年曾“以外祖尚书左丞邓润甫恩补苏州吴江主簿,监舒州太湖茶场”。《豁然阁》就作于这一时期。程俱《游大涤》诗:“太湖隐吏疏且顽,手板拄颊看西山。”(见《宋诗纪事》)《吴县游灵岩》诗:“明霞堕西山,夜气郁已苍。”《太湖㳂檄西原道即事三首》说:“西山路暗光已夕,东山山头余日红。”(以上均见《北山小集》)这些诗句中的“西山”,与本诗第一句“云霞堕西山”相互印证,也可见《豁然阁》是诗人早年游太湖所作。

一二句写诗人黄昏出游,飞帆驶入澄静的太湖。诗一开始就把人们引入奇美的境界,绚丽多姿的晚霞在西山上空飘浮,清风徐吹,帆船轻轻划破水平如镜的湖面,这景象,令人想起王勃《滕王阁序》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谁开一窗明,纳此千顷静。寒蟾发淡白,一雨破孤迥。”诗人登上了豁然阁,凭窗远眺。阁窗直对湖面,湖光映照得十分明亮。他赞叹这窗开得巧,凭倚窗前,太湖千顷碧波尽收眼底。当幽暗的夜的帷幕缓缓下降的时候,湖景备加奇丽,映照水面的明月射出淡淡的白光,朦胧而又神秘。(寒蟾,借代月亮,李贺《梦天》诗:“老兔寒蟾泣天色,云楼半开壁斜白。”)一阵风挟来了一霎雨,破坏了平静,把如璧的湖月撕得粉碎,仿佛沉入了湖底。孤迥,借代月亮。

“时邀竹林交,或尽剡溪兴。”七八句概述诗人的志趣。他时而邀朋聚会,这些朋友志趣高尚,如同晋代的竹林七贤;他又时而出访知交,如王子猷雪夜访戴,全凭兴趣(见《世说新语》)。

“扁舟还北城,隐隐闻钟磬。”结尾二句写乘舟返城。诗人乘着轻快的小船返回北城,途中隐隐约约听见清脆悠扬的钟磬声发自附近的庙宇。诗中隐隐流露了对豁然阁的依恋之情。

这首五古文笔轻淡,诗思摇漾,明显受了中唐诗人韦应物“高雅闲淡”的山水诗的影响。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