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 轼《司马君实独乐园》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
中有五亩园,花竹秀而野。
花香袭杖履,竹色侵杯斝。
樽酒乐余春,棋局消长夏。
洛阳古多士,风俗犹尔雅。
先生卧不出,冠盖倾洛社。
虽云与众乐,中有独乐者。
才全德不形,所贵知我寡。
先生独何事,四海望陶冶。
儿童诵君实,走卒知司马。
持此欲安归?造物不我舍。
名声逐吾辈,此病天所赭。
抚掌笑先生,年来效喑哑。
---苏 轼

此诗熙宁十年(1077)在徐州作,东坡时年四十二岁。东坡以熙宁九年罢密州任,最初的任命是移知河中府。十年正月初一日离开密州,取道澶、濮间,打算先去汴京。走到陈桥驿,又得到徙知徐州的任命。时不得入国门,只好寓居郊外范镇的东园。范镇于三月间往游嵩洛,带回来司马光为东坡《寄题超然台》的诗。四月二十一日,东坡到徐州任所。五月六日,读到司马光寄来的《独乐园记》,写了这首诗。

独乐园是司马光熙宁六年在洛阳所建的园。司马光与王安石政见不合,熙宁三年,神宗欲大用司马光,王安石反对,认为这“是为异论者立赤帜也”。司马光也不愿意留在朝廷,神宗任他为枢密副使,他上疏力辞,请求外任。是年九月,出知永兴军,熙宁四年四月,改判西京御史台,来到洛阳。六年,他在洛阳尊贤坊北国子监侧故营地买田二十亩,修造了这个园子,取名独乐园,并写了《独乐园记》和三首《独乐园咏》诗。

司马光给他的园子取名叫“独乐”是有深意的。在《记》文里,他首先说明自己既不同于王公大人之乐,也不同于圣贤之乐,而是像鹪鹩巢林、鼹鼠饮河一样“各尽其分而安之”。又说自己不敢比君子“所乐必与人共之”,所以叫“独乐”。在三首《独乐园咏》诗里,他用董仲舒、严子陵、韩伯休比拟自己,说董仲舒“邪说远去耳,圣言饱充腹。发策登汉庭,百家始消伏”;说严子陵“三旌岂非贵,不足易其介”;说韩伯休“如何彼女子,已复知姓字。惊逃入穷山,深畏为名累”。他对自己无力阻止新法的推行,不得不请求外放,实际上是满腹牢骚而又充满自信的。东坡这首诗针对司马光的这种思想矛盾提出自己的看法,他其时并未去过洛阳,更没有到过独乐园。

诗的主旨,据东坡《乌台诗案》自言:“此诗言四海望光执政,陶冶天下,以讥见任执政不得其人。”全诗分四段:

“青山在屋上”八句为第一段,正写独乐园。前四句写园的自然环境、园中景物;后四句以花、竹、棋、酒概括园中乐事。据《独乐园记》: 园中有见山台,可以望见万安、轘辕、太室诸山;又有读书堂,“堂南有屋一区,引水北流贯宇下”。诗云:“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谓此也。园内又有浇花亭、种竹斋,故曰“花竹秀而野”。诗的首四句形象地概括了《记》文中的很大一部分内容。纪昀评云:“直起脱洒”,是恰当的。据李格非《洛阳名园记》:“独乐园极卑小,不可与他园班。”此诗用自然脱洒的笔调极写园的朴野之趣,是和园的“卑小”和主人公的思想、性格相一致的。又,如前所述,东坡并未亲涉园地,只是根据《记》的内容加以概括,如果写景过细,反而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胡应麟《诗薮》讥此四句为“乐天声口”,“失之太平”,“取法”太“近”,意思是说它缺乏盛唐诗人的那种“高格响调”。他不理解诗人的审美情趣是不能离开审美对象的特征的。

“洛阳古多士”六句为第二段,是由“独乐”二字生发出来的文章。马永卿《元城语录》说司马光把园名叫做“独乐”,盖“自伤不得与众同也”。这自然是司马光《记》文中所包含的意思,但说得太直露,太简单。东坡这里却放开一步,绕一个弯,从“与众乐”中来突出“独乐”,更觉深婉有致。洛阳自古以来就是名流荟萃的地方,风俗淳美,你即使高卧不出,而洛社冠盖也会为之倾倒,会云集在你的周围,你是不可能不“与众乐”的;所以用“独乐”名园者,并非真有遁世绝俗之意,只不过是“有心人别有怀抱”耳。“虽云与众乐,中有独乐者”二句,和欧阳修在《醉翁亭记》中说的“人知从太守游而乐,而不知太守之乐其乐也”用意略同。司马光的《记》文和诗,其弦外之音,都流露出一种失职者的不平,东坡深知此意,但说得十分委婉、曲折,所谓露中有含,透中有皱,最是行文妙处。白居易晚年退居洛阳,爱香山之胜,与僧如满等结社于此,号称“洛社”。此借用以指司马光在洛阳的朋友们。

“才全德不形”以下八句是第三段,是全诗的主旨所在。这一段承接上文“先生卧不出,冠盖倾洛社”这层意思加以发展,先引老、庄之语作一顿挫,随即递入全诗的主旨。“才全德不形”,用《庄子》原话。《庄子·德充符》篇说,卫国有个叫哀骀它的人,外貌十分丑陋,但在他身上却有一种特殊的吸引力,无论男女,都会受到他的吸引,离他不开。鲁哀公和他相处不久,竟至甘心情愿想把国政交托给他,还生怕他不肯接受。庄子说,这是由于他“才全而德不形。”所谓“才全”,按照庄子的意思就是把生死、得失、穷达、贫富、贤与不肖、毁与誉,乃至饥渴、寒暑等等都看成是一种自然变化,而不让它扰乱自己的心灵。所谓“德不形”,意谓德不外露。德是最纯美的内心修养,虽不露于外,外物却会自自然然来亲附你,离不开你。按照《老子》的说法:“知我者希,则我贵矣。”人是愈不出名愈好的。你现在虽然无求于世,把毁誉、得失看得很淡,但由于你的才全德充,众望所归,虽欲逃名,其可得乎?据《渑水燕谈录》:“司马文正公以高才全德,大得中外之望。士大夫识与不识,称之曰君实;下至闾阎畎亩、匹夫匹妇,莫不能道司马公。身退十余年,而天下之人日冀其复用于朝。”诗中“儿童诵君实,走卒知司马”,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司马光是当时反对派的旗帜,士大夫不满新法的自然寄希望于司马光的起用。《乌台诗案》云:“言儿童走卒皆知其姓字,终当进用。……意亦讥朝廷新法不便,终用光改变此法也。”这正是全诗的主旨所在。

“名声逐吾辈”四句是第四段,把自己摆进去了。说,我们都背上了名气太大这个包袱,用道家的话说,真所谓“天之僇民”,是无法推卸自己的责任的。奇怪的是你近年却装聋作哑,不肯发表意见了。《乌台诗案》云:“意望光依前上言攻击新法也。”《东都事略》记司马光退居洛阳,“自是绝口不论事”。司马光自己也曾在神宗面前公开承认说自己“敢言不如苏轼”。作为一个政治家,他不像东坡似的诗人那么天真,他是很老练的。

此诗借《题独乐园》这个题目,对司马光的德业、抱负、威望、处境以及他内心深处的矛盾进行了深微的描写和刻画。在熙宁党争中,这是一个很尖锐的政治主题,东坡向来是不隐瞒自己的观点的。全诗于脱洒自然中别有一种精悍之气,东坡前期作品往往具有这样的特点。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