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夸西莫多:夜鸟的巢儿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 董德

山巅

有一棵高高的松树,

扭曲的树干

仿佛弯弯的长弓

俯身谛听深渊的

呢喃细语。

夜鸟

在树上作巢栖息,

扑鲁鲁地

一阵翅翼的拍打声

惊破幽寂的长夜。

我的心

在黑暗中惆怅迷乱,

它也有自己的

巢儿和声音;

同样在谛听

长夜的抒情。

(吕同六译)

(意大利)夸西莫多

作为意大利当代最优秀的三位抒情诗人之一,夸西莫多在其诗作《夜鸟的巢儿》里向人们展示了一颗孤独哀怨的心。

在诗中,夸西莫多将他和他的心比作一颗本应是伟岸高洁的立于高山之巅的松树,然而事实上这棵树的树干却成了“扭曲的”。独裁统治的黑暗年月曾一度使“我的心”“惆怅迷乱”,诗人看不到溶溶的月光,而只有这死一般的静夜与黑暗,于是,诗人立于夜幕笼罩下的高山之巅开始了自己的独白。

全诗夜的氛围没有给读者以色彩明丽之感,但我们仿佛仍可以看到那颗“高高的松树”在朦胧的夜色覆盖下依稀可见的被山风吹动的体态;树叶的摇摆惊动了筑树为巢的夜鸟,于是这静的夜没能容得下它,唯有鸟儿那“翅翼的拍打声”才给这长空与夜晚带来一些生机。也许现在那只鸟儿在流泪凄怆,也许它还想以其自身的奋力拚搏与挣扎来维护自己的生存空间,然而它不得不振翅远飞。诗人既以松树自比,又以夜鸟自况,一方面是反映了他孤独、怅惘、伤感的内心世界,另一方面则是抒发了他作为下层知识分子在那令人窒息的“长夜”里试图矫正自己被扭曲了的人格的一种心态。本诗的积极意义在于,诗人没有完全地沉溺于对自己内心微妙情感的刻划,而是在诗中表现出了同情下层人民苦难的意向。固然诗中的“山”拉开了“深渊”与“松树”的距离,可是这并未妨碍诗人用心于“谛听/长夜的抒情”。“长弓”一句正是象征他那被压抑了的心。既然是“弯弯的”拉满了的“长弓”,它就终将射出神速之箭,以恢复其自身原有的自由的状态。“长弓”尚且如此,何况被扭曲了心态的人呢?倘若细细品味,诗人在诗的第二章即已将信号微弱的希望扎在了夜鸟的翅膀之上,也许这只鸟儿在“惊破幽寂的长夜”之后能唤来东方即将破晓的曙光……从这一意义上讲,《夜鸟的巢儿》恐怕可以算作诗人从“隐逸派”向“社会诗歌”过渡的桥梁性作品。

夸西莫多多方面的艺术才能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使他能将内在的情感与自然界的景色巧妙地融于一体,并借助新颖别致的、或象征或隐喻的意象来写景抒情,从而使其诗作意味隽永,令人回味无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