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念奴娇·鸟儿问答》鉴赏品评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念奴娇·鸟儿问答

(一九六五年秋)

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背负青天朝下看,都是人间城郭。炮火连天,弹痕遍地,吓倒蓬间雀。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借问君去何方?雀儿答道:有仙山琼阁。不见前年秋月朗,订了三家条约,还有吃的,土豆烧熟了,再加牛肉。不须放屁,试看天地翻覆。

【题解】

词题之“鸟儿”,是一只“蓬间雀”。两千多年前,它在《庄子·逍遥游》的天地里自由飞翔,曾经和蜩(蝉)一齐嘲笑那只展翅九万里的鲲鹏不该高翔南冥。它又曾自得其乐地矜夸: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这就算飞得不低了!其种绵绵,生息于今,仍然还是在蓬间飞跃。

毛泽东捕捉到这雀儿的一飞一鸣,写入词中,也算立此存照。其所指,盖为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之流。20世纪60年代初中苏交恶,苏联撤专家而毁合同,给中国造成巨大损失。

1963年8月5日,苏又与美国、英国签订了《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禁核无可厚非,但在核大国已具核打击能力,且不再需要大气、外空间及水下试验后签订此条约,其目的即是为了缚人手足。作为共产盟友,赫鲁晓夫此举,形同背叛与出卖。1964年10月,赫鲁晓夫下台,但苏联政策未变。毛泽东1965年秋填此词,主旨在嘲讽国际共运中的机会主义者。

【注释】

[“鲲鹏”句]取《庄子·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此处之鲲鹏,为正面形象,与《蝶恋花·从汀州向长沙》“鲲鹏”所指不同。

[蓬间雀]生于蓬蒿间小雀。雀类颇多,此处或指蒿雀。《本草拾遗》谓:“蒿雀……似雀,青黑,在蒿间,塞外弥多。”

[仙山琼阁]泛指传说中神仙居处。

[三家条约]指美、英、苏三国于1963年8月5日在莫斯科所签《禁止在大气层、外层空间和水下进行核武器试验条约》。

[土豆、牛肉]讽刺赫鲁晓夫提出的“一盘土豆烧牛肉的好菜”式的“福利共产主义”。

【品评】

运用“古典”创作出具有现代“国际”意义的诗篇,是这阕词的构思特征;“大雅”与“大俗”相揉,则是这阕词的造语特征。

上阕,入句便写“鸟”。但那是与“雀儿”对立的大鸟“鲲鹏”。正如唱戏,正派的主角先行亮相。此谓先声夺人,早立主脑也。“鲲鹏展翅,九万里,翻动扶摇羊角”,皆《庄子》书语。借古喻今,谁可当这?留一份惊叹即可。“背负青天”以下七句,皆“鲲鹏”视角,亦诗人视角。无形中,诗人已升到俯视人寰的高度。人间不太平,有“炮火”、“弹痕”证之,亦有蓬雀惊飞、惊叫可证。“怎么得了,哎呀我要飞跃”是极口语化的拟声。词中难得有此大俗之语。诗人胆子大,信手拈来,皆有声色!

词题为“雀儿问答”。尚未“问”,雀已叫,此雀大抵是惊弓之雀无疑。与“鲲鹏”对立,“雀儿”已活灵活现。

下阕,正面展示“问答”。“借问”句,主体为“鲲鹏”,但精神上不排斥诗人介入。“雀儿”的回答,是“仙山琼阁”。仅此,已知“雀儿”的自欺欺人。“仙山琼阁”,只在虚无缥缈间,谁欲往,谁上当。秦皇汉武可算古例。雀儿不悟,兀自矜夸,从“三家条约”,说到“土豆牛肉”。“土豆”、“牛肉”语,又是大俗大白之语。让人联想到赫鲁晓夫的信口开河,粗话连篇。结语“不须”二句,是“鲲鹏”斥“蓬雀”语。听不下去,打断话头,当头棒喝,以俗对俗,以粗对粗,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毛泽东一定胸有怒气,不吐不快。不然,他不会在词中加入粗话詈词。诗之用词,温柔敦厚惯了,一“俗”便让人大吃一惊。其实,俗语入诗,古今无限,只要好,只要巧。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