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奴儿》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丑奴儿

晚来一阵风兼雨,洗尽炎光。理罢笙簧,却对菱花淡淡妆。绛绡缕薄冰肌莹,雪腻酥香。笑语檀郎:今夜纱厨枕簟凉。

【评说】

此亦疑作,王鹏运《漱玉词》注(四印斋本)云:“此阕词意肤浅,不类易安手笔。”徐北文《李清照全集评注》云:“此首之‘冰肌莹,雪腻酥香’句,明系男子之感受,与女性之心态不同,定非易安所作。”又赵万里云:“案上阕词意儇薄,不似他作。”王、赵俱以词意肤浅或儇薄论非李易安所作,最不踏实。观此词风味,通篇虽非大佳,亦婉约含蓄淡然有味,而非词意肤浅也,如“却对”、“今夜”之句,皆有悠然之远致。至若儇薄之谓,更非可据者,与真伪并无根本联系。若知李易安其他词作中颇有“纱厨”、“簟”等字,则当为此词属李易安作稍增痕迹。徐氏之议颇可论,上阕情景兼到,主之以淡,所谓表其外者也,“淡淡妆”者,最是恰到好处。下阕前二语香艳之极,亦腻极,若形容女子之如花似玉者,皆若是形容则俗滥而乏味矣。然在形容之俗滥乏味者,在其人在始终有此性质姿态,而不以是而得改变,故若真当面一女子也,而其容若花也,其色如玉也,则所谓佳人在前,何可以当。故就实论之,数语虽腻,而仅有是,略无挂碍。若以是而定谓之为男子之感受,非女性之心态,却又不然。女子尚有“我见犹怜”之事,而自见犹怜之事安得谓之必无邪?孤芳自赏,本无男女之分也。李易安辞令娴熟,用此极寻常之语以形容之,亦非意外,况此词重心本不在此,而在其后二语。后二语纯是意会,究竟如何,不易凿实,若揆测之,则若为男子所写,乃是儇薄,轻薄见之辞令,固属寻常,见之文字,此事在吾国词史上未多见也。若为女子自道,方为佳耳!如此乃能令人有联想无穷之妙,且能照应“晚来一阵风兼雨”之句,首尾如环,本极妙品,非粗浅之作可知,若解为此前一番作态,全为结末两语之性爱之事,以为一语双关,而责李易安为女子而若是之豪放,则岂其性情邪?欧阳公何尝无此类艳情之作,而后人欲为之讳者,泥于封建礼教思想者也,不足为取明矣。况此词点到即止,令人联想无穷。何况即双关此事,有何不可,岂不知闺房之内有甚于画眉者?何必故作正人君子之色?自家人事,外人偏好去横加测度,未免心头放不下者,反道人家身心全在此事,心不善者别有用心,焉能责怪李易安邪。而体察全篇词意,若不必与此事相关,亦无不可。此作见之《汇选历代名贤词府全集》卷一及《花草萃编》卷二,题为康伯可作,康氏词风香艳,抑或有之。总之,《漱玉词》多此作不为增色,少此作不为减色,未有确证之前,仍其存疑可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