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性德《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蝶恋花(辛苦最怜天上月)

辛苦最怜天上月。一昔如环,昔昔都成玦。若似月轮终皎洁。不辞冰雪为卿热。无那尘缘容易绝。燕子依然,软踏帘钩说。唱罢秋坟愁未歇。春丛认取双栖蝶。

【注释】

《蝶恋花》:唐教坊曲,又名《鹊踏枝》、《凤栖梧》。双调六十字,上下片各四仄韵。昔:同“夕”,夜晚的意思。环:本指圆环形玉,此处比喻满月。玦:半环形有缺口的玉。此处比喻残月。

不辞冰雪为卿热:三国时候魏国名士荀粲,与妻子感情深厚。妻子高烧不退,荀粲不惜在冰天雪地中让自己的身体先冻冷,再回到室内将冷身熨帖在妻子身上,为妻子“物理降温”。后妻子不治身亡,荀粲亦郁郁而卒,年仅二十九岁。此句性德以荀粲故事来比喻自己对妻子的深情。无那:无奈。双栖蝶:用梁山伯与祝英台故事,蝶为梁、祝之魂化而成。此句谓性德希望自己死后也能与妻子一起化为蝴蝶,双栖双宿。

【评析】

此阕为悼亡词。起首三句即以“月”之圆缺引发人生不圆满的感叹。然而月再辛苦犹能盼来一月一圆,人面临的却是永远的分离。歇拍“不辞冰雪为卿热”句是此词中最令人震撼的爱情誓言:只要能够挽回妻子的生命,那么词人也像荀粲那样,愿意为此付出一切代价,包括生命!这样一首充满悲壮情怀的悼亡词,结句“春丛认取双栖蝶”却似乎洋溢着淡淡的喜剧色彩: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一双蝴蝶,是春天里很美好的景色。这好像是词人给这首悼亡词安排的一个“光明的尾巴”,可透过表面上这一点喜剧色彩,我们看到的是更浓厚的悲情—死后魂魄化为蝴蝶双飞双宿,那终究是神话!这也是所谓“以乐景写哀,一倍增其哀感”的写法,用快乐来反衬悲哀,悲哀会显得更加浓厚。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