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翥《踏莎行·江上送客》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踏莎行·江上送客

芳草平沙,斜阳远树,无情桃叶江头渡。醉来扶上木兰舟,将愁不去将人去。

薄劣东风,夭邪落絮,明朝重觅吹笙路。碧云红雨小楼空,春光已到销魂处。

词一开始,便铺写江边送客的自然景色和具体地点:在夕阳映照着远处的林木和沙岸上的青草的黄昏时分,在静静秦淮河口的桃叶渡头。其前三句是一组远景和近景的转切,落日的馀辉为之抹上了一层昏黄的色彩,“无情”则以通感的方式一笔带出桃叶渡古往今来令送别者伤感的特点。接着两句由景及人,折入对送别场景及感受的抒写:喝醉酒后的将离之人被扶上了木兰舟,小船解缆后便悠悠地向江中荡去,它带走了恋人却带不走送别的忧愁。整个送客过程只在默默无语中进行,但经过前面“无情”的点露,后面有“醉”与“愁”的承接渲染,两人分手时的难别难舍已不言自明。

下片即由“将愁不去”生发,极力传写别后的寂寞和惆怅,在对往日的追忆中突出人去楼空的黯然销魂‍‌‍‍‌‍‌‍‍‍‌‍‍‌‍‍‍‌‍‍‌‍‍‍‌‍‍‍‍‌‍‌‍‌‍‌‍‍‌‍‍‍‍‍‍‍‍‍‌‍‍‌‍‍‌‍‌‍‌‍。无情的东风把柳絮吹得漫天飞扬,当主人公天亮后像往常一样前去探访笙歌吹拂的道路时,见到的情景却已迥然不同:那隐现在一片绿叶落红中的小楼不见了人的身影,而可人的春光也已在不知不觉间悄然渐去,留下的只是无限的怅惘。下片几乎全是景语,人的踪影只是在“重觅”的行动和“销魂”的感受中隐现,但移情于景的“薄劣”和“夭邪”也对此作了呼应和勾连,使人物怅然若失,无法排遣的忧愁充溢其间,景语中处处饱蘸情愫,以至于触目皆是拂之不去,益显缠绵悱侧,一往情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