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破浣溪沙》漱玉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摊破浣溪沙

病起萧萧两鬓华,卧看残月上窗纱。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终日向人多酝藉,木犀花。

【评说】

此篇尤楚楚有致,所谓“残月”、“枕上”、“门前”,皆佳情佳景也。病起而能是,可见其人之为若何者矣!人之大病也则欲望消褪,病复则满目尽是佳风景,此人人之所能感者。而两鬓华发之人,又经此病痛,当更知生活之可贵。文人之风雅情味植根于骨子里,虽冻馁饥困,亦必有闲心绪赏花,此可谓之顽强之劣根性,无不可也,却是自然。若能经艰难困苦而不易其志,不易其性情,不易其心向世俗之心,则“无我之上之有我之境”之所以成就之根基也。“枕上”句,尤令人会心,人之一生,能消得几日闲风景,读得几闲书哉?故知闲之一事,人生最是难求,其能闲得住,亦分明是绝大本领。然闲虽好,若少其人相伴,则不免寂寥。故结句人花相对,花或能解语而终不能言;花本无所谓蕴藉,是人心事重耳。通篇格调蕴藉,含蓄有味。“枕上”一联,可以书之,宋人之文人风味,于此毕见。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