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菩萨蛮·隔花才歇廉纤雨》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菩萨蛮

隔花才歇廉纤雨,一声弹指浑无语。梁燕自双归,长条脉脉垂。小屏山色远,妆薄铅华浅。独自立瑶阶,透寒金缕鞋。

词译

波渺渺,柳依依。双蝶绣罗裙的女子,你与幸福,只有一朵花的距离。但是春天却送来绵绵细雨,让你久坐闺中,辜负了美好的芳春。

天晴的时候,双燕已归,柳枝低垂。娇嗔如你,一春弹泪话凄凉。寒夜到来,你掩上望归的门。默默地,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想他的时候,你独自站在瑶阶上。柔肠已寸寸,粉泪已盈盈。

评析

此词内容当是触眼前之景,怀旧日之情,表现了闺中女子伤春伤离的痛苦和不尽的深思。

上阕第一句“隔花才歇廉纤雨”,绵绵的春雨刚刚停止。“隔花”二字让人想起欧阳修的“隔花啼鸟唤行人”。欧阳修这句是描写春物留人,人亦恋春,明明是游人舍不得归去,却说成是啼鸟出主意挽留。不过,此篇里的闺中女子是否有此心怀,不得而知。但对春雨,她分明有一种朦胧的娇嗔:蒙蒙的春雨持续了这么长时间,以至于弹指一算,离别已久,竟辜负了美好的春光,遂孤寂无聊,实在无语可述。虽然此时“浑无语”,但是伤春的意绪已然萌动。于是她看见了梁间的燕子,也要感叹一下它们是“自双归”,一个“自”,似乎写出了她的艳羡之情。而杨柳枝也通了人性,含着无限情思垂下枝条。“梁燕自双归,长条脉脉垂”这两句笔势灵动,表达了此闺中女子郁积于心的留连惆怅之情。

下阕仍是一句一景,只是视点由室外转到室内,大概是因为此女子临景伤春,不胜春愁,以至于退避屋内。首句“小屏山色远”,这里的“山”是画屏上的山,如牛峤《菩萨蛮》所说的“画屏山几重”。这一句所写的情境,《花间集》中颇多见,如毛熙震《木兰花》“金带冷,画屏幽,宝帐慵熏兰麝薄”,张泌《河传》“锦屏香冷无睡,被头多少泪”,都可作为理解此句的参考。此处,值得玩味的是这个“远”字,虽然可以它理解为小屏风上绘有的远山之画图,但是给人的感觉似是另有所指,或者是远方的恋人,或者是一种幽远的情思。“妆薄铅华浅”三句,像是对她的特写,第一句言淡美的妆容,第二局言独伫瑶阶的寂寞,第三句言寒冷的金缕鞋。这三句既写出了她的自怜之情,也写出了她的孤寂之心,还写出了她得不到安慰与温暖的失望心理(不然就不会用“透寒”二字了),真可谓幽微深婉、饶有韵味。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