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梦江南·昏鸦尽》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梦江南

昏鸦尽,小立恨因谁?急雪乍翻香阁絮,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

词译

又是黄昏。乌鸦的翅膀再也无法安慰你这位千古伤心的书生。一声又一声,四季的风呼喊心上人的名字。你伫立的幽恨,是一泓清泉,流不进千里之外,她的眼眸。

你说,柳絮是飘在春夏之交的另一场雪,是春与夏的定情信物。只是宫闱里的伊人,很难对她说,相思相见知何年,此时此夜难为情。

于是,你想起李商隐:“一寸相思一寸灰。”只是不知,他的这句诗,原是写在一堆骨灰上的……

想你,你比银河还远。所以,就点燃自己。想你一寸,就燃烧一寸自己,就落下一寸自己的灰。

评析

此为《饮水词》开篇之作。“昏鸦尽”一句语简意明,渲染全篇气氛。古人写飞鸟,多是杜宇、金衣、乌鸦。国人谓鸦为不祥之鸟,但以鸦入境者颇多佳句、点睛之笔,如“时见栖鸦,无奈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枯藤老树昏鸦”等。容若气势陡出,开篇即以“鸦”入境。昏鸦已逝,词人临风而立,是等候?是沉思?无言以对。

“小立恨因谁”?因谁?其实词人自己知道,除了表妹谢氏,还有谁曾在他心中播下甜蜜而苦涩的种子?他与表妹青梅竹马,从小就一起玩耍嬉戏,一起吟诗作赋,虽然没有挑明爱情关系,但纳兰心中一直深深地爱着她。可如今,表妹走了,走进了皇宫,当了妃子。一场朦胧的初恋就这样成了泡影,谁人不心痛?表妹走后,纳兰曾经装扮成僧人进宫去见过表妹一面,可此种举动,何其危险!一被康熙皇帝发现,定然杀头!匆匆一面,而且还隔着宫廷里的帏幔,回来后良久放不下,他思念表妹的心情谁又能了解呢?于是,他便经常一个人在黄昏时小立,望着宫廷的方向出神。

可是这一番守望,究竟徒劳。于是,他悲愤,他痛苦,他怨恨,他心如刀割,他心灰意冷。且看这句“心字已成灰“——”心字成灰”并非仅指心字檀香成灰,还指内心世界的黯然神伤。容若此类小令,不经雕饰,全无绮丽言语,韵味凄苦悲凉,久读伤人心深矣!

整首《梦江南》,读毕,只是一阵心痛,如此之男子,是不属于这个世间的,那么透明,如同水晶一般,让人心生爱慕。如此之男子,在世间太委屈,又发出了太夺目的光彩,以致于那么早就只给世人留下了一个背影,还有那缠绵清婉的词,永远地离去了。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