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玉女摇仙佩(飞琼伴侣)》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玉女摇仙佩(飞琼伴侣)

飞琼伴侣,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取次梳妆,寻常言语,有得几多姝丽。拟把名花比,恐旁人笑我,谈何容易。细思算、奇葩艳卉,惟是深红浅白而已。争如这多情,占得人间,千娇百媚。须信画堂绣阁,皓月清风,忍把光阴轻弃。自古及今,佳人才子,少得当年双美。且恁相偎倚。未消得、怜我多才多艺。愿奶奶、兰心蕙性,枕前言下,表余心意。为盟誓。今生断不孤鸳被。

【注释】

《玉女摇仙佩》:柳永自制曲名,因词咏其妻之美丽,又用许飞琼典,故名。《乐章集》注正宫调。柳永十五岁成婚,其妻子美丽非凡,柳词中常常咏及,此首约作于咸平四年至六年(1001—1003),亦即婚后三年内。我在撰《柳永别传》(三秦出版社2008年版)与《柳永词选》(中华书局2005年版)时,因考察未详,谓柳永约于十八岁成婚者误,应予自正。故前两书在前期词编年上多有不确,此次依《乐章集校注》增订本(中华书局2012年出版)予以自正,下不另注。飞琼:即许飞琼,仙女,西王母侍者。《汉武帝内传》:“王母命侍女许飞琼鼓震灵之簧。”西王母及其侍女许飞琼,本为神仙品流,但至唐宋时,已成为文人笔下美人的典型,或代指所欢,或代指妻子,此例颇多。从全词描写看,柳永乃以许飞琼比其原配妻子。珠宫:神仙所居之宫。行缀:连结成行。取次:随便,草草。几多姝丽:意谓说不完的漂亮。姝,美丽。“拟把”三句:意谓想用名花来比喻妻子之美,但又谈何容易,如果比喻不恰当,又恐怕惹起别人耻笑。“细思算”二句:意谓即便是那些奇葩艳卉,也不过是深红浅白而已,哪能比得上妻子的漂亮呢?争如:怎如。当年:谓青年、壮年。消得:抵得,值得,配得。奶奶:亦作“妳妳”,对已婚妇人之尊称与昵称。

【评析】

词用赋体,上片写妻子之美丽。以仙女比美女,此亦诗家之常法,然柳永却谓“偶别珠宫,未返神仙行缀”,即翻出新意。“取次”三句写其妻“艳极而淡”之美,“拟把”五句虽较李白“云想衣裳花想容”有雅俗之别,却亦见其翻旧为新之妙。下片抒情,将夫妻琴瑟和谐写到十分,“未消得”四句写其艳情,亦艳亦真。“为盟誓”二句愿永不分离,实则亦透露出其间的龃龉,因为情至真时是无须发誓的,到发誓时即亦见其裂痕矣。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