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 殊《示张寺丞王校勘》古诗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元巳清明假未开,小园幽径独徘徊。
春寒不定斑斑雨,宿醉难禁滟滟杯。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
游梁赋客多风味,莫惜青钱万选才。
---晏 殊

晏殊一生富贵闲适,风流多才思;又雅好宾客,喜拔擢后进。幕府之中经常游宴歌吟,诗酒唱和,多有即景感怀、娱宾遣兴之作。本诗即其一,是示与幕中诗侣张先、王琪的。

首联因时兴感。起句点明时令。时值暮春三月,元巳清明将至未至之际,草木萌发,生机勃然。达官贵人,休假踏青;王孙仕女,倾城游赏,最是一年好风光。一幅清明游春图刚欲展现,诗人却用“假未开”三字煞住。次句写实景,有景有人。富贵之家,园林景致清幽。诗人没有用纤秾的彩笔着意渲染,而是用白描手法勾画出一个徘徊幽径的自我形象。“独徘徊”流露出淡淡的哀愁。

颔联承上思绪,渲染气氛,烘托“徘徊”心情。清明时节天气多变。诗人捕捉住蒙蒙细雨的物象,用一个“寒”字来抒发此时此地的身心感受。由于“雨不定”,水汽浮动空间,带来一股漠漠轻寒。“斑斑雨”还暗示花落。清明佳节尚未到来,不定的春雨却已透露春将阑珊的消息。年迈的诗人想到时光流转,人生短暂,迟暮之感油然而生。雨不止,愁不断,只得借酒自遣。“斑斑”形容雨点滴不断之态,“滟滟”写酒满溢之状,两组叠字,低徊要眇。酒和雨本无联系,但都浸透了诗人的伤春愁绪。景、物、情三者交融,浑然一体。

颈联与上相承,又转出新意。“花落去”、“燕归来”都是眼前景,具体可感。“无可奈何”、“似曾相识”,却是抽象的思绪。两句都出之以虚实相间的笔法。出句描写诗人对花落去的眷恋,对句借燕子归来抒写岁月流转,梦耶非耶的朦胧思绪。两句属对工巧,音节流畅,形成委婉凄迷的意境,写景抒情中又含理趣。大化流转,花开花落,人力奈何不得。而旧燕归来,似曾相识,可见人事兴衰,无往不复。二句中所含哲理,颇耐人寻味。李渔云:“琢句炼字,虽贵新奇,亦须新而妥,奇而确,总不越一‘理’字。欲望句之惊人,先求理之服众。”此言甚谛。连晏殊本人也自爱此联之工。《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谓:“《浣溪沙》春恨词‘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二句,乃殊《示张寺丞王校勘》七言律中腹联。……今复填入词内,岂自爱其词语之工,故不嫌复用耶?”

尾联反转点题,出人意表。诗人既已领悟到人生的哲理,伤春叹逝,无济于事,猛然从愁思中振起,表示要以及时选才为己任。主旨豁然呈露。

“梁园赋客”,借用汉代梁孝王好宾客,一时才士多游梁园之典故以喻己。《宋史》本传:“殊平居好贤,当世知名之士……皆出其门。”显然,诗人把张先、王琪比作当年梁园中的司马相如与枚乘之辈。“风味”即韵味,极称其学识富赡,才思出众。《复斋漫录》云:“晏元献因对王琪大明寺诗板大加称赏,召至同饭,饭已,又同步游池上。对春晚,有落花,晏公每得句,书墙壁间,或弥年未尝强对。且如‘无可奈何花落去’一句,至今未能对也。王应声曰:‘似曾相识燕归来。’自此辟置馆职,遂跻侍从。”记载是否属实,姑置不论,而晏殊对王琪赏识,由此可知。

“莫惜青钱万选才”一句,诗人旷达豪俊的性格毕现。晏殊地位显要,厚于自奉,且不惜钱财收留宾客。欧阳修也出自晏殊之门,他在《六一诗话》中说:“晏元献公文章擅天下,尤善为诗,多称引后进。”一个“万”字,写出自己的选才宏旨,显出宰相风度。

此诗回环委婉,波澜曲折。前六句写景,一气呵成,伤春情致含蓄缠绵。结句翼然振起,直抒胸臆。感情基调与前文殊不协调。此乃抑扬之法,先饱抒衰迟之愁,“无可奈何”一句暗转,后突然扬起,气局转新,焕发出异常精神。愁思而不失理智,感伤而不失气度,使对方受到激励。

“无可奈何”两句乃全诗警句,不仅寓情于景,还寓情于理,可谓情理兼胜,所以千百年来传诵不衰。读之令人产生不断的艺术联想,又从中领悟到人生的哲理。对后来宋诗以理路入诗,也许是个启迪。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