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 藻《漫兴二首》古诗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其一
晨起翛然曳杖行,一帘疏雨作秋清。
老来岁月能多少,看得栽花结子成?
其二
燕子年年入户飞,向人无是亦无非。
来春强健还相见,送汝将雏又一归!
-----汪 藻

诗题《漫兴》,颇近今天的“随感”。前一首因天气突变而起兴,后一首则见燕飞而兴感。诗的语言明浅,意境却很深远。

先看第一首。春天,早晨,老诗人拖着根拐杖在散步,他的心情是舒适的。但不一会下起小雨,诗人回到室内,隔着疏帘,望着细雨,顿觉寒意侵人,时序似乎一下子进入了秋天。这时他突然感到: 节候从春到秋,往来倏忽;人生自孩提到老死,不也是这样迅速么?三四句应当并作一气读,意谓年岁日增,能有几度看得栽花结子?虽不无惆怅之意,然而冷眼观世,态度平静,与首句“翛然”相应,同时也引出下首的沉思。

第二首因燕飞入户而生遐想。燕子年去年来,不懂得人生有盛衰生死,也不管是否户换主人。它无是无非,似乎对谁都一样有情,又似乎对谁都一样无情。这头两句以燕子年年入户的“不变”与人生不断走向衰老死亡的“变”对比,以彼情之漠漠衬我生之匆匆,从事之永恒中透出我之有限。第三句又转而自慰,并向此年年入户之客殷勤致语: 只要我能勉强健康地活到来春,一定能与你再见,再一次送你带着你的孩子飞回北方。

汪藻是南北宋之交诗坛名家,活了七十六岁,曾官翰林学士,六十七岁贬永州,客死于此。他的《浮溪集》诸诗,多言渊明、乐天、维摩(王维),足证其志趣高远。《漫兴》当是暮年居永州时所作。从这两首绝句看,这位被誉为“南渡后词臣冠冕”的诗人,老来深感人生倏忽,有来日无多之叹。但他把这个人生大限——死——看得很超脱,明知岁月无多,仍自不忘情于栽花结子,母燕将雏,具有陶渊明“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形影神·神释》)的风致。

这两首绝句含有一种哲理。诗中提供的形象,表露的感情,给了人们这样一种启示: 人从孩提到老死,并非最后终结,归于虚无绝望,而是花落自有子存,燕子岁岁孵出幼雏,可证生命是“代代无穷已”,永远不会停息的;死亡中是孕育着新生的,一瞬中是包含了永恒的。这与苏轼在《赤壁赋》中所说“盖将自其变者而观之,则天地曾不能以一瞬;自其不变者而观之,则物与我皆无尽也”的宇宙观是一致的。不同的是,苏寄哲理于问答,是纯然议论;汪寓哲理于形象,因疏雨燕子而遐想人生,情缘境生,境与情会。诗的头一句说“翛然曳杖”,“曳杖”见其形象,“翛然”则见其心情——一种自在、超然的心情。从此诗的风韵看,也确实有超然象外、兴寄深远之致。可以看出,汪藻虽出入江西诗派,诗风却更近于苏轼。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