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凤栖梧(独依危楼风细细)》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凤栖梧(独依危楼风细细)

独依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栏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注释】

调见前《凤栖梧·帘内清歌帘外宴》注。此首为柳词中名篇之一,历来被人们所传诵。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曾予以高度评价:“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断天涯路’,此第一境界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界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界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此词当作于远游之第三年即景德二年(1005)春在湖南时。危楼:高楼。“望极”两句:为“望极天际,黯黯春愁生”之倒。黯黯,心神沮丧貌。“草色”句:谓草色烟霭,掩映在斜阳之中。烟光,烟霭。残照,西下的斜阳。“无言”句:谓独立无言,谁能领会我凭栏远望之意呢?“对酒”二句:用曹操《短歌行》诗意:“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强乐”句,又反用曹操《短歌行》诗意:“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惟有杜康。”消得:值得。《诗词曲语辞汇释》:“消,犹抵也,值也,配也。”

【评析】

此词则极尽含蓄决绝之致,如倒食甘蔗,渐至佳境。词仍用前景后情手法,前片写景,后片抒情,然却迷迷茫茫,费尽猜量,难索主人公究竟是谁,亦难索主人公抒情之旨究竟何在,至结尾方露真面。“衣带”二句所以为千古绝唱,殆在“终不悔”三字,与“不辞镜里朱颜瘦”同一机杼,写尽决绝之意,王国维以第二境界评之,盖亦在此。将思念之情写得锲而不舍,执着无悔,故高妙臻于绝境。柳永与其妻诀别远游,却又思念不已,足见二人感情之深。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