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倾杯(金风淡荡)》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倾杯(金风淡荡)

金风淡荡,渐秋光老、清宵永。小园新晴天气,轻烟乍敛,皓月当轩练净。对千里寒光,念幽期阻、当残景。早是多愁多病。那堪细把,旧约前欢重省。最苦碧云信断,仙乡路杳,归雁难倩。每高歌、强遣离怀,奈惨咽、翻成心耿耿。漏残露冷。空赢得、悄悄无言,愁绪终难整。又是立尽,梧桐碎影。

【注释】

《倾杯》:见前《倾杯乐·离宴殷勤》注。但此《倾杯》,《乐章集》注大石调。词仅写秋思,未见欲归之意,当写于少年远游深秋初到南国时,具体地点,未可详考。金风:秋风。《文选》张协《杂诗》:“金风扇素节,丹霞启阴期。”李善注:“西方为秋而主金,故秋风曰金风也。”清宵永:清静的夜晚很长。轻烟乍敛:新晴后淡淡的雾气刚刚收敛。轻烟,淡淡的雾气。皓月当轩练净:明月临窗,有如素练般白净。幽期:本指男女间的幽会,此谓夫妻幽会。碧云信断:地处远方的妻子音信断绝。碧云,碧空中的云。因碧空高且远,故用以喻远方或天边,多用以表达离情别绪。仙乡路杳:谓妻子所在之地与自己相隔遥远。仙乡,借称所爱者的居处,此处谓妻子居地,即汴京。路杳,路途遥远。归雁难倩:意谓谁能将自己思念妻子的书信捎回去呢?古时官方文书往来由驿站邮递,私人信件只能靠人捎传,故云。倩,请,恳求。“每高歌”句:谓每逢登高而沉吟,只是勉强排遣离愁别绪而已。“奈惨咽”句:承上句,谓本来“高歌”是为了排遣离怀,谁知没奈何,竟然悲伤得说不出话来,思念之情反而耿耿难释。惨咽,因悲惨而声咽气堵,说不出话。漏残:意谓天将明了。漏,古时之计时器。漏残,即漏声残,计时器里的水快要滴完了。难整:难理。“又是”二句:吕嵓《梧桐影》:“落日斜,秋风冷,今夜故人来不来,教人立尽梧桐影。”

【评析】

首五句写景如画,正是李白“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的意境。幽期既阻,故始有“那堪”两句沉痛语,含不尽之情,正所谓“欲说还休”者。情之难尽,则回旋反复。此下片所以蹊径独辟,而又层层紧逼,极尽一波三折之致。“又是”二句化用前人语,却加以“又是”二字,不惟翻出新意,且更进一层,殊觉隽永。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