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若金《登岳·悼亡四首》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傅若金(元)(1304-1343)‍‌‍‍‌‍‌‍‍‍‌‍‍‌‍‍‍‌‍‍‌‍‍‍‌‍‍‍‍‌‍‌‍‌‍‌‍‍‌‍‍‍‍‍‍‍‍‍‌‍‍‌‍‍‌‍‌‍‌‍。与砺‍‌‍‍‌‍‌‍‍‍‌‍‍‌‍‍‍‌‍‍‌‍‍‍‌‍‍‍‍‌‍‌‍‌‍‌‍‍‌‍‍‍‍‍‍‍‍‍‌‍‍‌‍‍‌‍‌‍‌‍。江西新余人

登岳

万壑千峰次第开,祝融最上气崔嵬‍‌‍‍‌‍‌‍‍‍‌‍‍‌‍‍‍‌‍‍‌‍‍‍‌‍‍‍‍‌‍‌‍‌‍‌‍‍‌‍‍‍‍‍‍‍‍‍‌‍‍‌‍‍‌‍‌‍‌‍。

九江水尽荆扬去,百粤山连翼轸来。

入树恐侵玄帝宅,牵萝思上赤灵台。

明年更拟寻春兴,应及潇湘雁北回。

颔联写登高后的远眺。“九江”指湖南境内的沅、渐、元、辰、溆、酉、澧、资、湘九水,它们流入洞庭后汇于长江,奔腾于古代九州的荆、扬地面,这里是说南岳横空出世,从山上可一直望见九江的尽头。“百粤”本为两粤、湘南、闽、浙南等南方越族聚居地区的统称,后常特指五岭。南岳位于古荆州的南缘,正临翼星、轸星分野的界中,所谓“宿当翼轸,度应玑衡,故曰衡山”(《寰宇记》),这里是说它上耸星汉,以致于同南方五岭遥遥连成一片。两句极力铺扬了祝融峰的“气崔嵬”。这种张大形势的写法,是元人摹唐的常用手段。而联中的“去”、“来”二字,恰与作者使行的方向相反,又隐隐可见诗人在顾后瞻前时的苍茫心绪。

颈联由远及近,由大局转入细部。“玄帝”指玄天上帝,为道家的神祗,衡山上颇多道教的遗迹。“赤灵台”,是岳顶祭祀炎帝神农及赤帝祝融的所在。“入树”显示山上林木的茂密,“牵萝”极言岭间行径的险僻,于景物的奇丽深邃中,又表现出了南岳浓重的宗教色彩与特有的神秘魅力。

衡山有回雁峰,相传北雁至此不再向南;明年阳春,群雁又结伴飞回。然而作者却将继续南行,次年春天,能不能回到此处赶上回雁的脚步呢?--诗人集中另有一首《回雁峰》:“江上青峰宿雨开,江头归使日南来。登高欲访平安字,二月衡阳雁已回。”由此看来,他“应及潇湘雁北回”的设想是落了空的。本诗的尾联,前句以明春的再约总结了“登岳”的情兴,后句却以“雁北回”的一笔隐点出前途的疑虑和深藏的乡思,融景入情。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