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永《二郎神(炎光谢)》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二郎神(炎光谢)

炎光谢。过暮雨、芳尘轻洒。乍露冷风清庭户,爽天如水,玉钩遥挂。应是星娥嗟久阻,叙旧约、飚轮欲驾。极目处、乱云暗度,耿耿银河高泻。闲雅。须知此景,古今无价。运巧思、穿针楼上女,抬粉面、云鬟相亚。钿合金钗私语处,算谁在、回廊影下。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

【注释】

《二郎神》:唐教坊曲名,此调有两体,前片起句三字者名《二郎神》,前片起句四字者名《转调二郎神》。《乐章集》注林钟商。此亦为节序词,写七夕。炎光谢:谓暑气已退。“过暮雨”句:为“暮雨过,轻洒芳尘”之倒装,意谓暮雨过后,尘土为之一扫而空。“乍露”句:谓接近结露的时候,开始变冷的秋风使庭户也变得清爽。乍露,初次结露或接近结露的时候。玉钩:喻新月。“应是”二句:意谓应是织女嗟叹与牛郎相隔太久了,想御风跨过天河去与牛郎应旧约。星娥,指织女。飙轮,指御风而行的神车。极目处:远望所及。耿耿:明亮。闲雅:紧承上句,谓景物雅致。闲,通“娴”。“运巧思”句:意谓女子在彩楼上乞巧。南朝梁宗懔《荆楚岁时记》:“七月七日为牵牛织女聚会之夜。……是夕,人家妇女结彩楼,穿七孔针,或以金银石为针,陈几筵酒脯瓜果于庭中以乞巧,有喜子网于瓜上则以为符应。”“抬粉面”句:谓乞巧的女子抬起粉面,发髻都相似。相亚,相似。“钿合”五句:用李隆基与杨贵妃七夕誓言世世为夫妻典,祝愿天上人间年年七夕欢娱。见宋乐史《杨妃外传》。后世因称矢志不渝、永为鸾侣者为钿合姻缘。钿合,亦作“钿盒”,镶嵌金银玉贝的首饰盒。金钗,女子首饰。算,推测,料想。“算谁在”句,指唐玄宗李隆基与杨贵妃。

【评析】

上片首三句总写七夕景色,“乍露”三句写七夕之夜爽天如水,突出初月。“应是”二句写牛女相会,“极目处”二句写乱云微度,银河高泻,衬托牛女相会之美景。下片首三句是对牛女相会美景的高度评价。“运巧思”二句写民间乞巧之俗如画。“钿合”二句忽然宕开,用唐玄宗与杨贵妃七夕私语典,将天上与人间贯通,真神来之笔。尾三句直承上文生发,赞美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情义。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