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曾《杀子谷》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染血的忠诚搭晒在剑端

——胡曾《杀子谷》

杀子谷

胡曾

举国贤良尽泪垂,扶苏屈死树边时。

至今谷口泉呜咽,犹是秦人恨李斯。

盲目的愚忠和孝悌,断送了一个王朝最后的希望;扶苏手抚剑柄,刎颈而死,轻易地成为沙丘阴谋的牺牲品。

公元前221年,秦王嬴政奋六世之烈,振长策而御宇内,消灭了割据称雄的山东六国,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中央集权制国家,戴上了“始皇帝”的桂冠。此后,秦始皇废分封,行郡县,南成五岭,北却匈奴,气魄非凡,威行天下。与此同时,其刚愎自用、骄横暴戾的一面也在迅速地彰显。为了修骊山墓、建阿房宫和无法计数的离宫别馆,他滥兴徭役,强暴天下,焚书坑儒以愚黔首,使刚刚建立的秦帝国处于矛盾重重、危机四伏之中。

秦始皇共有二十二个儿子,唯长子扶苏最敦厚仁德、智勇多才。他虽然长在深宫,但并非声色犬马之辈,为秦王朝的国运,他忧心如焚,为帝业的长久,他直言进谏。沉重的竹简中,注入了一个皇子的忠诚。然而沉迷于巡游天下的秦始皇却根本听不进一句忠言,秦皇父子的矛盾也迅速激化。公元前214年,在秦始皇对中国文化进行了空前的浩劫之后,深受儒家思想影响的扶苏手捧焚书的灰烬和坑儒的泥土再次上书,终于点燃了秦始皇的冲天怒火。公子扶苏被赶出咸阳,贬到上郡作了大将军蒙恬的监军。

历史在偶然与必然中行进。秦始皇的第五次巡游成了他的死亡之旅。这位企望长生的皇帝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死在空旷的荒郊,更不会想到他的死,会引发一个篡夺皇权的阴谋,并导致了公子扶苏的自杀。輼凉车的一纸册封扶苏为继嗣的诏书,没能走出尸体和鲍鱼的腐臭,出身卑微心狠手辣的中车府令赵高摇身一变成为断送秦朝江山的罪魁。当他与秦始皇少子胡亥、丞相李斯将继嗣册封篡改为赐死的诏书,秦王朝的命运就被轧进了輼凉车下深深的辙沟。

“父叫子死,子不得不死。”远在上郡的扶苏接到矫诏,只在无可奈何的泪痕中重复着封建的道德,他想不到政治的残酷,更想不到为了皇权竟会兄弟相残,对于老将蒙恬的质疑,他无心去听,只把愚不可及的孝悌泻进了剑锋。“父而赐子死,尚安复请?”(《史记·李斯列传》)当鲜血直溅矫诏,扶苏,给秦王朝,给中国的历史留下了难以弥补的遗憾。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