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霓裳羽衣歌》诗词注释与评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霓裳羽衣歌

和微之。

我昔元和侍宪皇,曾陪内宴宴昭阳。

千歌百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

舞时寒食春风天,玉钩栏下香案前。

案前舞者颜如玉,不著人家俗衣服。

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

娉婷似不任罗绮,顾听乐悬行复止。

磬箫筝笛递相搀,击恹弹吹声逦迤。

凡法曲之初,众乐不齐,唯金石丝竹次第发声。《霓裳》序初亦复如此。

散序六奏未动衣,阳台宿云慵不飞。

散序六遍无拍,故不舞也。

中序擘初入拍,秋竹竿裂春冰坼。

中序始有拍,亦名拍序。

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

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

四句皆《霓裳舞》之初态。

烟蛾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

上元点鬟招萼绿,王母挥袂别飞琼。

许飞琼、萼绿华,皆女仙也。

繁音急节十二遍,跳珠撼玉何铿铮。

《霓裳曲》十二遍而终。

翔鸾舞了却收翅,唳鹤曲终长引声。

凡曲将毕,皆声拍促速。唯《霓裳》之末,长引一声也。

当时乍见惊心目,凝视谛听殊未足。

一落人间八九年,耳冷不曾闻此曲。

湓城但听山魈语,巴峡唯闻杜鹃哭。

予自江州司马转忠州刺史。

移领钱塘第二年,始有心情问丝竹。

玲珑箜篌谢好筝,陈宠觱篥沈平笙。

清弦脆管纤纤手,教得霓裳一曲成。

自玲珑已下,皆杭之妓名。

虚白亭前湖水畔,前后只应三度按。

便除庶子抛却来,闻道如今各星散。

今年五月至苏州,朝钟暮角催白头。

贪看案牍常侵夜,不听笙歌直到秋。

秋来无事多闲闷,忽忆霓裳无处问。

闻君部内多乐徒,问有霓裳舞者无?

答云七县十万户,无人知有霓裳舞。

唯寄长歌与我来,题作霓裳羽衣谱。

四幅花笺碧间红,霓裳实录在其中。

千姿万状分明见,恰与昭阳舞者同。

眼前仿佛睹形质,昔日今朝想如一。

疑从魂梦呼召来,似著丹青图写出。

我爱霓裳君合知,发于歌咏形于诗。

君不见,我歌云,惊破霓裳羽衣曲。

《长恨歌》。

又不见,我诗云,曲爱霓裳未拍时。

钱塘诗云。

由来能事皆有主,杨氏创声君造谱。

开元中,西凉府节度杨敬述造。

君言此舞难得人,须是倾城可怜女。

吴妖小玉飞作烟,夫差女小玉死后,形见于玉,其母抱之,霏微若烟雾散空。

越艳西施化为土。

娇花巧笑久寂寥,娃馆苎萝空处所。

如君所言诚有是,君试从容听我语。

若求国色始翻传,但恐人间废此舞。

妍蚩优劣宁相远,大都只在人抬举。

李娟张态君莫嫌,亦拟随宜且教取。

娟、态,苏妓之名。

【注释】

霓裳羽衣:唐舞曲名。见《长恨歌》注。微之:见《赠元稹》注。时任浙东观察使、越州刺史。

元和:见《新丰折臂翁》注。宪皇:指唐宪宗。白居易在宪宗朝曾任左拾遗、翰林学士。

昭阳:汉昭阳殿。此借指唐宫。

虹裳霞帔:形容舞者服装的华美。帔,披肩。步摇:一种头饰,上有垂珠,行步则摇。

钿璎:金花、贝片、玉珠等串成的饰物。累累:下垂的样子。珊珊:形容玉佩撞击的响声。

乐悬:钟、磬等乐器悬挂演奏的制度。

击、、弹、吹:乐器的各种演奏方法。,用手指按压。逦迤:同“迤逦”,绵延不断。

阳台宿云:出自宋玉《高唐赋》,见《花非花》注。

擘:劈裂分开,此处指劈裂的声音。

坼:开裂。

回雪:形容舞姿如雪轻柔回旋。

游龙:形容舞姿婀娜婉转。

小垂手:一种垂手而舞的姿态。

上元:道教女仙上元夫人,居住三重天宫中的上元宫。王母:西王母。飞琼:许飞琼,道教女仙,西王母的侍女。萼绿华:道教女仙。

铿铮:形容乐音清脆响亮。

湓城:见《登香炉峰顶》注。山魈:传说为山中独脚精怪。

巴峡:此处指长江三峡。杜鹃:杜鹃鸟,鸣声哀切。

钱塘:杭州。白居易曾于长庆二年(822年)出任杭州刺史。

玲珑:姓商。与谢好、陈宠、沈平均为杭州乐妓。箜篌:一种弹拨弦鸣乐器。觱篥:又作筚篥,亦名笳管。一种簧管乐器。

虚白亭:又名虚白堂,在杭州府治内。

按:演奏。

庶子:此处指太子左庶子,白居易于长庆四年(824年)五月除太子左庶子分司东都,离杭州赴洛阳。

案牍:公案文书。

君:此处指元稹。

花笺:印有花样的精美信纸。

钱塘诗:即白居易的《重题别东楼》。

杨氏:杨敬述,曾为河西节度使。相传《霓裳羽衣曲》为杨敬述所献,经唐玄宗改编而成。

小玉:见《长恨歌》注。

西施:越国女子,越王勾践将其献给吴王夫差,夫差为她修姑苏台。

娃馆:馆娃宫,春秋时吴王夫差为西施所建,在江苏苏州灵岩山上。苎萝:山名。在今浙江杭州萧山苎萝村,据说西施出于此。

【评析】

“意态由来画不得”(王安石《明妃曲》),不仅美人难画,乐舞亦如此。白居易则细致入微地描摹出音乐与舞蹈的表演、教习与流传,又不囿于此,写乐舞同时带出自己的人生际遇与交谊,常为后世称赞。

一开始,此诗便详细铺叙了霓裳羽衣舞曲的节奏和舞姿,甚至对具体节拍的演奏和舞蹈动作的变更都以诗意的语言出之,如在目前,动人心魄。“千歌百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舞者“不著人家俗衣服”、“凝视谛听殊未足”三处铺垫,将舞曲烘托得更加神妙。“当时乍见惊心目”至“闻道如今各星散”,以无暇听乐叙及自己的仕途变更。“一落人间八九年”下四句,写尽贬谪外放的凄苦心境。“今年五月至苏州”至“似著丹青图写出”,以元稹寄谱叙二人交谊。“我爱霓裳君合知”至末,将霓裳羽衣舞作结,总束全篇。

此诗堪称一篇序记,层次分明又环环相扣,情致缠绵又一唱三叹,不啻为一篇优秀的叙事诗。尤其诗中对霓裳羽衣舞的铺写,不但为读者带来艺术享受,也为唐时乐舞留下了珍贵史料。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