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摊破浣溪沙·欲话心情梦已阑》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摊破浣溪沙

欲话心情梦已阑,镜中依约见春山。方悔从前真草草,等闲看。

环佩只应归月下,钿钗何意寄人间。多少滴残红蜡泪,几时干。

词译

诗人说: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的距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站在你面前,你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爱到痴迷,却不能说我爱你。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爱你,而是想你痛彻心脾,却只能深埋心底。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我不能说我想你,而是彼此相爱,却不能够在一起。

所以,天下有情人,若你们相爱,却无法在一起,不妨现在就大声告诉他(她),我日夜都在想你;若你们有幸相守相携,求你们彼此好好珍惜,莫待人去楼空时,却那样地一声叹息:方悔从前真草草,当时只道是寻常……

评析

这是一阕悼亡词,虽然体为小令,但却抒情委婉深挚,一波三折。首句“欲话心情梦已阑”,化自辛弃疾《南乡子·舟中记梦》的“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辛词正巧也是记梦,也是话未说而人已醒,容若埋怨勾起他睹物思人的那些钿钗环佩,辛弃疾埋怨的是那“不管人愁独自圆”的前夜的月亮:

攲枕橹声边。贪听咿哑聒醉眠。变作笙歌花底去,依然。翠袖盈盈在眼前。

别后两眉尖。欲说还休梦已阑。只记埋冤前夜月,相看。不管人愁独自圆。

辛词写梦中思念之人,用的是“翠袖”;容若写梦中思念之人,用的是“春山”,虽用词有异,但手法皆同。春山在古诗词里的意象颇有好几,这里是形容女子的眉毛。最早的出处或许是卓文君的一段轶事,她的眉毛被形容为“如望远山”。这个比喻堪称绝妙,比柳叶眉之类的形容好过百倍,让人能参其美却无法具体勾勒,能意会而不可言传。后来,眉和山的关系便被牢固地建立起来了,诗词里常用之语便有“远山”“春山”“远山长”“春山翠”等等。接下一句,“方悔从前真草草,等闲看”,这一句大约化自彭孙遹“草草百年身,悔杀从前错”,与“当时只道是寻常”意同,谓总要在失去之后才懂得珍惜。下阕对句益发沉重,“环佩只应归月下,钿钗何意寄人间”,上句用杜甫《咏怀古迹》五首之三的“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夜月魂”,是过昭君村而吟咏昭君之作;下句用白居易《长恨歌》“唯将旧物表深情,钿合金钗寄将去”,是杨贵妃死后,方士为之招魂,“上穷碧落下黄泉”,终于得见,杨贵妃取金钿钗合,合析其半,让方士转交唐明皇以念旧好。容若用这两个典故,反用其意,说旧时故物何必再见,徒然惹人伤感,不能自拔。这样的话,自是“人到情多情转薄,而今真个悔多情”,愈见沉痛。这两个典故同时还点明:伊人已逝,心期难再。词义到此而明朗,自是为卢氏的悼亡之作无疑。

末句“多少滴残红蜡泪,几时干”,明说蜡烛流泪,实指自己泪涟;明问蜡泪几时干,实叹自己伤痛几时能淡。词句暗用义山之名句“蜡炬成灰泪始干”,所以,问蜡泪几时干实属明知故问,容若明明知道蜡烛要等到成灰之时泪才会干,也明明知道自己要等到生命结束之日才会停止对亡妻的思念。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