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七绝·贾谊》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七绝·贾谊

贾生才调世无伦,哭泣情怀吊屈文。

梁王堕马寻常事,何用哀伤付一生。

【题解】

此诗未标写作年代。当是共和国成立后咏史之作。一个人,被毛泽东连吟二诗而叹之,贾谊的幸运是唯一的。

贾谊(前200—前168),洛阳人,“年十八以能诵诗书属文称于郡中”,得河南守吴公赏识,吴公迁廷尉,荐贾谊于汉文帝,文帝召为博士。这一年,贾谊20岁。因为应对高于诸老先生,文帝悦之,同年超迁太中大夫(秩比千石)。在文帝欲授之公卿之位时,老臣周勃、灌婴谗毁之,故转任长沙王太傅。这一年为汉文帝四年(前176)。贾谊贬长沙途中,经湘江边,凭吊屈原,作《吊屈原赋》。汉文帝六年,贾谊被征为梁怀王太傅。梁怀王刘揖(又名胜)是文帝小儿子(第四子),文帝爱如掌珠。不幸,刘揖骑马摔死。文帝虽未怪罪,但贾谊心中郁郁。“自伤为傅无状,常哭泣,后岁余亦死。”死年仅33岁。

【注释】

[贾谊]汉洛阳人,年少多才,博通诸家书,文帝召为博士,迁太中大夫,贬长沙王太傅,后因梁王堕马死而自伤,不久亦死。

[“贾生”句]化用唐李商隐《贾生》“贾生才调更无伦”句‍‌‍‍‌‍‌‍‍‍‌‍‍‌‍‍‍‌‍‍‌‍‍‍‌‍‍‍‍‌‍‌‍‌‍‌‍‍‌‍‍‍‍‍‍‍‍‍‌‍‍‌‍‍‌‍‌‍‌‍。贾生,指贾谊。

[“哭泣”句]贾谊《上疏陈政事》日:“臣窃惟事势,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太息者六,若其他悖理而伤道者,难遍以疏举。”“哭泣情怀”即指疏中所陈伤心事。

[吊屈文]贾谊《吊屈原赋》。赋文有“侧闻屈原兮,自沉汨罗,造湘流兮,敬吊先生”。

[梁王堕马]梁王指梁怀王刘揖。堕马事发生于汉文帝十一年(前169)夏六月。

【品评】

诗题直用人名,不曰“咏”,不曰“叹”,不曰“悼”,纯以中性形态出之,此为“藏锋”之法。情在诗中,不假诗题以张扬。

“贾生才调世无伦”句,化用李商隐语,更一字,易“更”为“世”。“更”为比较说法,“世”为历史品评。“世无伦”即当世无与伦比,后世亦无与伦比。议论入诗,一言九鼎。

“哭泣情怀吊屈文”,一句诗,追怀两个历史人物。贾谊被贬,与屈原被逐,势不同而运同。贾谊吊屈原,这叫同病相怜。故《汉书·贾谊传》亦说:“追伤之,因以自谕。”毛泽东注意到这一点,将二人并写并论,一定是体认到历史的不公正性和正人君子的命运多舛。

收尾二句,应合而析之。刘揖堕马摔死,是一次意外事故,贾谊有责,仅为护理不周。文帝不责,贾谊自责,或性格中“认真”的成分太重,或律己的“压力”太大,一遇变故,万念成灰。贾谊的英年早逝,梁王堕马仅一近因;早在贬遣长沙时,其作《鸟赋》已露不祥之音:“其生兮若浮,其死若休。澹乎若深渊之静,泛乎若不系之舟……”

诗的主导倾向为一“惜”字。惜贾谊宏才不用,惜贾谊因“寻常事”而死,归结为惜人才。但历史经常给有才者与求才者开玩笑,所以怀才不遇者众,求才若渴者寡,以至于一方面雄才毁弃,另一方面空椟空置,悲夫!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