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齐贤《水调歌头·过大散关》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水调歌头·过大散关

行尽碧溪曲,渐到乱山中。山中白日无色,虎啸谷生风。万仞崩崖叠嶂,千岁枯藤怪树,岚翠自濛濛。我马汗如雨,修径转层空。

登绝顶,览元化,意难穷‍‌‍‍‌‍‌‍‍‍‌‍‍‌‍‍‍‌‍‍‌‍‍‍‌‍‍‍‍‌‍‌‍‌‍‌‍‍‌‍‍‍‍‍‍‍‍‍‌‍‍‌‍‍‌‍‌‍‌‍。群峰半落天外,灭没度秋鸿。男子平生大志,造物当年真巧,相对孰为雄?老去卧丘壑,说此诧儿童。

词一开头便紧扣题目中的“过”字,由行程进入大散关写起:“行尽碧溪曲,渐到乱山中。”“乱山”二字写出了大散关所处的周围环境。由“碧溪曲”到“乱山中”,路途越来越艰难。以下五句写行走于“乱山”中所见的景象。“山中白日无色,虎啸谷生风”,从“色”、“声”两个方面表现大散关的雄奇险峻。山高林密,以至“白日无色”,阴森幽暗;山谷幽深,虎啸生风,闻之令人胆战心惊。“万仞崩崖叠嶂,千岁枯藤怪树,岚翠自濛濛”,对眼前所见景象作进一步描写,使人有亲临其境之感。“万仞”二句,对仗工整而有气势,极力夸张而不失真实。“崩”、“叠”、“枯”、“怪”四个形容词用得准确而生动。“岚翠自濛濛”一句,写山中云烟缭绕,浓翠欲滴,则使雄伟的景物平添了几分秀美。“我马汗如雨,修径转层空”,笔法意境类似《诗经·周南·卷耳》“陟彼崔嵬,我马虺隤”,回应开头二句,继续写行程:长长的山路直入云霄,行进在这条山路上的马匹已汗如雨下。艰辛的程度可想而知。

“登绝顶,览元化,意难穷”,过片承上启下,由叙事转入抒怀。作者登上山顶,仰观俯察,心潮起伏,难以平静。“元化”即“造化”,指大自然的发展变化。然后继续描写在山顶上极目远眺,“览元化”所见的景象:“群峰半落天外,灭没度秋鸿。”远处的山峰好像落到天外去了,南飞的大雁不断从视野中消失。紧接着再表现“意难穷”中的“意”:“男子平生大志,造物当年真巧,相对孰为雄?”在大散关的历史上,曾留下过许多英雄的足迹:汉末曹操攻张鲁,曾自陈仓出散关至河池;蜀汉诸葛亮曾出散关围了陈仓;而宋人陆游中年入蜀任王炎幕僚时,曾与金兵在大散关一带对峙,后来写有“我曾从戎清渭侧,散关嵯峨下临贼”(《江北庄取米到作饭香甚有感》)的诗句,晚年还十分怀念这段“铁马秋风大散关”(《书愤》)的生活。作者十分仰慕这些古代英雄,希望能像他们一样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这种“平生大志”与眼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相比较,哪一个更雄伟壮观呢?这一问问得很有气魄!“老去卧丘壑,说此诧儿童”,想像着自己晚年致仕身退,归隐山林后,向后辈述说今日的情怀,将会使听者惊诧不已。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