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七律·冬云》鉴赏品评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七律·冬云

(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题解】

1962年12月26日,是毛泽东70诞辰。写诗以明志,虽不标自寿,但七十“古稀”或“从心所欲,不逾矩”,必然思索了生命成熟期的自信与自由。

三年困难时期仍未过去。这一年6月,台湾的蒋氏政权有“反攻大陆”之举动。而此前的春夏之交,新疆塔城、裕民、霍城三县6万多居民逃往苏联,伊犁又发生暴乱。10月,印度军队在中印边界东西两段同时向中国入侵,迫使中国自卫反击。从11月起,苏联发表几百篇文章抨击中国内外政策,在苏共策划下,四十多个共产党、工人党组织发表决议,声明指责中国共产党。一时,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年终岁尾,大雪纷飞,千思万虑,鼓荡胸臆,遂有是作。

【注释】

[白絮]柳絮,在此喻雪花。《世说新语·言语》载,晋谢安雪日与子侄辈讲论文义,问白雪纷纷何所似,其侄女道韫曰:“未若柳絮因风起。”

[熊罴]熊与罴,皆猛兽。《尚书·牧誓》:“勖哉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罴。”

【品评】

诗题为“冬云”,取之首句“雪压冬云”中,实写“冬雪”。冬云或冬雪,皆为环境之一个侧面,言寒氛笼罩,彻天彻地,梅开蝇死,不足叹奇。

首联二句,开篇点题,以天地对照的视角,极言雪“飞”花“谢”的数九冬寒。“压”字富有力度和动势,给人以沉重感,有家国势危的象征意味。

颔联,“高天”与“大地”二句,仍然天地相映,但已从首联一边倒的绝对优势的寒压下解脱出来,以“寒流”与“暖气”的平衡,孕育变机。“滚滚”者,在虚张声势;“微微”者,在蓄力待发。

尾联“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二句,在诗意、诗情上紧承颈联,而音调更趋高亢,意气更为昂扬。“梅花”与“苍蝇”,既是客观景物,又是具有象征、指代韵味的对立形象。“梅花”形象,是对《卜算子·咏梅》中梅花形象的发展;而“苍蝇”形象,则是十数日后另一新词《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中“几个苍蝇”的预备性铺垫。过去,多知道毛泽东喜什么(如梅花、劲松、险峰、斑竹、红霞、朝晖、神女、金猴……),而少知他厌什么(黑手、瘟神、小虫、魔怪……),此章一出,我们知他最厌者,苍蝇也!古人较忌议论入诗,但倘出新词与新义,议论也让人有拍案惊绝处。《冬云》议论,形象而新颖,爱憎而分明,大有警句魅力。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