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衡《沁园春· 垦田东城》诗词选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沁园春· 垦田东城

月下檐西,日出篱东,晓枕睡馀。

唤老妻忙起,早餐供具;

新炊藜糁,旧腌盐蔬。

饱后安排,城边垦劚,要占苍烟十亩居。

闲谈里,把从前荒秽,一旦驱除。

为农换却为儒,任人笑、谋身拙更迂。

念老来生业,无他长技;

欲期安稳,敢避崎岖。

达士声名,贵家骄蹇,

此好胸中一点无。欢然处,有膝前儿女,几上诗书。

词的上片写归居乡里的躬耕生活,顺着时序推进一一道来,就像在对人叙说家常。其先用“檐西”和“篱东”的方位转换,表示由暗至明一天的开始;然后睡醒的第一件事,便是叫起老伴准备早餐,由此顺便带出野菜煮粥、陈腌果蔬的农家风味;接着饭后立即着手安排垦荒事宜,打算要在城边的荒野中辟出十亩田地来修建家园;最后记叙一家人在说说笑笑的闲谈中,已清除了以前的荒草杂物,辟出了一块可供耕作的农田。整个过程循序渐进,交待明白,让人在自然真实的记叙中倍感亲切。而这种田居归耕生活的忙碌和充实,是非亲历者所无法措手的。

词的下片以抒怀的形式自明心迹,与上片纪事有内在的因果关系。过片一句点露身份,为农与为儒是生活角色的转换,也是人生境界的一种升华‍‌‍‍‌‍‌‍‍‍‌‍‍‌‍‍‍‌‍‍‌‍‍‍‌‍‍‍‍‌‍‌‍‌‍‌‍‍‌‍‍‍‍‍‍‍‍‍‌‍‍‌‍‍‌‍‌‍‌‍。“任人笑”句用《三国志·魏志·陈登传》载许汜在多事之秋曾“求田问舍”而被名流陈登轻慢耻笑事,意在表明对自己的选择无怨无悔。作为元朝命官,作者曾位居中书左丞、集贤大学士兼国子监祭酒等职,后遇阿合马专擅朝政,才不得已称病告归,退居乡里。因此为了坚守自己的立身原则,对于别人用拙劣和迂腐来嘲笑他毫不在乎。以下四句,“无他长技”是虚,史载其熟谙经史,又知兵制刑法、食货水利,如不是阿合马擅权,凭他的才智完全可以继续为国效力;“欲期安稳”是实,对他来说,要不违背本意趋时取巧,唯一可行的便是归居务农,不问世事。所以在这一虚一实的前后挟带下,作者进一步和盘托出了内心对虚名和权势的不屑,朗朗胸怀,自有晋代陶渊明以十馀亩田归居的高风亮节。结拍三句,又用膝前有儿女相伴的天伦之乐和案前几上的诗书相慰,足见其平淡实在中的磊落不凡、笨拙迂腐中的脱俗高明。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