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如慕喆《大冶洪炉》佛门禅诗分析与鉴赏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大冶洪炉

真如慕喆[1]

大冶洪炉,烹佛烹祖,
规模镕尽,识者罔措。

《指月录》卷八页一三一

【白话新唱】

最高真理正如一座大火炉
把诸佛祖师通通放进火炉里烹煮
直到所有的名词、概念、称谓、地位都烧得炼化了罢休
这时候无佛无祖没有不落因果也没有不昧因果
一切通通镕尽後剩下来的是什么?
那些用头脑思维的人完全手足无措了吧!

【分析与鉴赏】

这首诗是真如慕喆看了百丈禅师的野狐禅公案,有感而发作的。

野狐公案,一般人把焦点放在“不落因果”与“不昧因果”的差异上,有些人则注意到为人师的可畏,不过讲错一句话就五百世当狐狸。

真如慕喆站在先贤的肩膀上,透过这首偈子眼光独到地指出:在究竟的悟境中,一切毕竟空,佛来烹佛,祖来烹祖,一切的二元对立都要烧掉,认为不落因果不好的观念要烧掉,认为不昧因果是正确的观念也要烧掉!

换言之,当一个人心有执着的时候,回答不昧因果也会堕入野狐身;当一个人心无执着的时候,回答不落因果也可以成佛作祖。

因此,当这一切的对立都烧光了,请问剩下来的还会是什么?

剩下来的还会是什么?

那是言语、论义、思维、概念无法抵达的地方。

所以活在头脑里的人完全无所措其手足矣!

(但是我偷偷告诉你,尽管六祖慧能的弟子曾经傻傻地说:“是诸佛之本源,神会之佛性。”)

[1]真如慕喆(?-1095):六祖下十三世,嗣法于翠岩可真。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