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天仙子·梦里蘼芜青一剪》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天仙子

梦里蘼芜青一剪,玉郎经岁音书远。

暗钟明月不归来,梁上燕,轻罗扇,好风又落桃花片。

词译

有一种芳草,她有着美丽的名字。想你的时候,就开遍满山。枝枝叶叶,年年岁岁。

有一种岁月,她曾灿烂得动人心弦,又曾零落得一去无迹。曲曲折折,分分秒秒。

而你,究竟是一盒钉子,甜蜜地钉在我肋骨的深处。还是一座雪山,冰冷地立在我相濡以沫的远方?你的远去不归,让月亮等得都有些老了。而那些燕子,仍然不离不弃,重温着那些长出皱纹的海誓山盟。

评析

这是一首苍凉清怨、缠绵悱恻的别离词。

纳兰性德是一个至情至性之人。他二十岁时与“两广总督,兵部尚书,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兴祖之女”(徐乾学《纳兰君墓志铭》)、时年十八岁的卢氏成婚。卢氏出身名门,知书达理,才貌双全。少年夫妻相亲相爱,感情甚笃。纳兰性德深爱自己的妻子,可是作为康熙皇帝的殿前侍卫,须经常入值宫禁或随皇上南巡北狩,与妻子厮守的时间不多。于是只能让万缕情丝萦绕心头,倾泻在词章里。纳兰这首《天仙子》就是设想妻子含嗔带恨,埋怨累岁不返的天涯游子。

此词开篇展示的是一幅梦里的图画:一片青青齐整的蘼芜,一位略含忧愁的女子,寂寞的心事,满山的春景。这里的“蘼芜”不仅指一种香草,而且还具有象征意味,因为在古词里,“蘼芜”一词多与夫妻分离或闺怨有关。比如《玉台新咏·古诗》中就有“上山采蘼芜,下山逢故夫”这样的诗句。

“玉郎经岁音书远。”果不其然,丈夫走后,音信全无,已有一年。语气似乎很是平静,但是其中的哀怨,自是不可断绝如缕。这比“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更显沉重,因为“此情”虽然“难寄”,但是毕竟还可以一怨雁鱼,一腔愤愤,终有所泄,而此处音讯全无,何人何物可怨?

写到此,闺人的孤寂哀伤之情怀已经初露。而“暗钟明月不归来,梁上燕,轻罗扇,好风又落桃花片”这几句便将这种落寞心事渲染铺张开来,使其浓醇似酒,沉沉难以慰藉。你看,夜晚的钟声敲响了,明月是那样圆满,梁檐之间,燕子也在呢喃,可远方的丈夫为何不归?尤其是这句“轻罗扇”,扇出一片轻罗小扇的温软之风,于愁怨之中又带着丝丝怀恋与怅惘。整体情调可称“雅隽绝伦”。难怪陈廷焯评价说:“不减五代人手笔。”(《词则》卷五)又说:“措词遣句,直逼五代人。”(《云韶集》卷十五)总之,整首小词以闺人口吻表达了伤春伤别之情,自然恬淡,明白如话,又意蕴悠长。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