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子昂《感遇三十八首(其二十三)》以鸟喻人的寓言诗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感遇三十八首(其二十三)·陈子昂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
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
杀身炎洲里,委羽玉堂阴,
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
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

【作者简介】

陈子昂(公元 661─702) 字伯玉,是唐代诗歌革新的先驱。其诗标举汉魏风骨,强调兴寄,反对柔靡之风。有《陈伯玉集》。《登幽州台歌》是其传世名篇。

【字句浅释】

解题:这是一首以鸟喻人的寓言诗,是作者有名的“感遇”组诗中的一首。翡翠:即翡翠鸟,羽毛赤、青相杂。珠树:指“三珠树”,《山海经》中记载的类似柏树、叶子都是珠的奇树。委:致送。玉堂:这里指皇宫中嫔妃居住的地方。阴:深处。旖旎(椅拟):这里指柔美,与婀娜同义。葳蕤(威锐):草木茂盛、枝叶下垂的样子。锦衾:织锦作成的被子。遐远:边远、遥远。虞:古代的官名,掌管山泽、打猎等事宜。罗:罗网。珍禽:珍贵的禽鸟。

【全诗串讲】

翡翠鸟筑巢在南海之滨,雌雄双栖在三珠树之林。
怎么会知道在美人心中,纵意珍爱鸟羽象爱黄金。
在炎热的南方被人捕杀,羽毛被送入深宫的大门。
飘摇柔美使得首饰生辉,结彩垂花锦被斑烂精神。
它们怎么不远走高飞呢?猎官用罗网袭击式搜寻。
相信材高的人反遭拖累,让人心中叹息这种珍禽。

【言外之意】

这首寓言诗全用双关写法,句句都是在写鸟,但句句也都在说人。作者心中满怀哀怨之情,但总以和缓的口气说出,有君子温柔敦厚之风,写得哀而不伤,是为五言古诗之正法。

语言层次的内涵,已如“串讲”中所言。现在试把喻义层次的内涵浅释如下。

翡翠巢南海,雄雌珠树林:诗人出生地在四川,位于帝都长安的西南方。诗人品格高尚,不入流俗、不染俗尘。
何知美人意,骄爱比黄金:诗人不幸为武则天所赏识,被迫让自己的才华为其所用。
杀身炎洲里,委羽玉堂阴:诗人被迫献才,有如鸟死拔羽,其哀怨之深于此可知。
旖旎光首饰,葳蕤烂锦衾:诗人的才华文彩,被武氏用来点缀升平,当作政绩。
岂不在遐远?虞罗忽见寻:诗人为什么不躲远点呢?四川已是远离京都了,但没有用,还是难逃统治者的罗网。
多材信为累,叹息此珍禽:诗人相信自己是被才华所累,不幸为武后看重而害了自己一生,因而深自叹息。

中国的儒家人物是比较看重功名的。但在武氏临朝时仍有许多忠于李唐王朝的文武官员深以入仕为耻,还有一些人干脆起来要推翻武氏(比如大诗人骆宾王等)。作者被迫入仕,以此诗反映出内心深重的痛苦,表现了自己永不泯灭的正义和忠诚。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