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兰《浣溪沙·泪红笺第几行》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纳兰词·浣溪沙

泪红笺第几行。唤人娇鸟怕开窗。那能闲过好时光。屏障厌看金碧画,罗衣不奈水沉香。遍翻眉谱只寻常。

词译

小院孤独。展开红笺的女孩,心思是一条孤独的鱼,在信笺和心上人之间,安静地游动。荡出去,再回来。一行一行,有鸟鸣,有沉香,还有眉角。她想统统寄过去。这时候的自己,比春天还动人。一行一行。她的眼泪,很温柔地流下来了。不想擦去,你看看,思念我让变得多么落寞,多么美丽。

评析

这首词是从对面写起,写妻子对我之深切怀念。

上阕说她写信寄怀的复杂心绪和由环境触发的感想。“泪浥红笺第几行”写她本想用一纸红笺,遥寄相思,怎奈边写边流泪,以至不知写到第几行便无法写下去了。于是又感到无聊,而窗外的鸟儿娇声啼叫,似乎在告诉人们这是美好的时光,可听此却又牵动了她的愁肠,故而还是将窗子关上,免得添愁增恨。“那能闲过好时光”一句,语出李隆基词《好时光》“彼此当年少,莫负好时光”,原来的意思是劝女及时嫁夫,“美貌不可持,青春都一响,如遇有情郎,不妨付衷肠”。但是这里,女主人公已经嫁作人妇,应该说并未辜负大好的青春时光。词人化用此语,似有不妥。然而只要对纳兰性德婚后的生活稍加考察,便知此语十分熨帖。纳兰性德是康熙皇帝的殿前侍卫,和妻子结婚以后,须经常入值宫禁或随皇上南巡北狩,因此二人常常分隔两地,离多聚少。所以对妻子而言,虽嫁夫君,然多数时候仍不能与其共享青春,以致她有此虚度年华之感。

下阕转到室内,继续描写她的孤寂无聊。屏风上的金碧山水她厌看,罗衣上的浓郁香气惹她烦恼,眉谱翻了又翻也觉无趣无味。明明是我在思念妻子,却偏从设想中妻子念我写来,如此更显深挚屈曲。此一写法,直教人想起欧阳修的《踏莎行》。其下阕“寸寸柔肠,盈盈粉泪,楼高莫近危阑倚。平芜尽处是春山,行人更在春山外”通过设想妻子凭栏远望,思念“行人”的愁苦之象,来写愁思。妻思夫,夫想妻,虚实相生,从而将离愁别绪抒发得淋漓尽致,与纳兰此篇,十分相类。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