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望夫石》诗词赏析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石化的女人,暴晒最后的青苔

——李白《望夫石》

望夫石

李白

仿佛古容仪,含愁带曙辉。

露如今日泪,苔似昔年衣。

有恨同湘女,无言类楚妃。

寂然芳霭内,犹若待夫归。

我在一根石柱下理解着一个传说​‍‌‍​‍‌‍‌‍​‍​‍‌‍​‍‌‍​‍​‍‌‍​‍‌​‍​‍​‍‌‍​‍​‍​‍‌‍‌‍‌‍‌‍​‍‌‍​‍​​‍​‍​‍​‍​‍​‍​‍‌‍​‍‌‍​‍‌‍‌‍‌‍​。

位于武昌城郊的北山,无论从地理意义还是观赏意义上讲,都算不得一座名山。它不过是座小山丘,它太普通,普通得连名字都那么平俗。山中的百合花开了谢,谢了又开,美丽得神圣,也美丽得孤独。

然而,人们还是找到了这座山,记住了这座山。厚重庄严的情史里,北山也许微不足道,但山巅那根斑驳的石柱以及由它衍生出来的传说,本身就是一处绝好的风景,足可让人凭吊千年。

这是一个关于女人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有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情深意笃,相敬如宾,虽然清苦,但二人恩恩爱爱,日子过得祥和安逸。后来,女人的丈夫被征发到很远的地方去戍守边疆,女人怀着眷眷深情送了一程又一程,一直送到北山山顶。丈夫的身影渐渐从视线中消失,但女人却还在翘首远望。山风吹黄她的秀发,吹皱她的面庞,吹干她的泪水,她都浑然不知。就这样,她在山头伫立了一年、十年、百年,远方的丈夫始终没有回来,痴情的女人却永远地化作了石头。

这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它同苍灰的石柱一起,经历了世事的沧桑。可是,无论过去多少世纪,这石柱,这传说,都没有因为山风的剥蚀而倾颓。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石柱朴拙的形体,而人们的美好愿望则点化了石柱灿烂的精魂。来到这根石柱之下的人们,没有一个愿意跳出那动人的传说去抚摸僵硬和沉默。石头因为传说而美丽,传说也因石头而永存。石头是传说的物质载体,最真挚的爱情凝固成一尊岩石,就注定了它的不朽。

“有恨同湘女,无言类楚妃。寂然芳霭内,犹若待夫归。”浪漫主义大师李白曾于望夫石下伫立良久,临走时,这行墨迹就被渗透进了每粒岩尘。他在等待着传说的尾声。他不知道,真正的尾声并非戍边丈夫的归来,而是他面前翘首远眺的石头。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