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相见欢》诗词原文赏析|名句解读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转载

相见欢

李煜

名句: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

【导读】

李煜(937—978),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徐州(今属江苏)人,一说湖州(今属浙江)人。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是五代时杰出的词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宋建隆二年(961)继位,961年至975年在位,世称“李后主”。开宝八年,国破降宋,俘至汴京,被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后被宋太宗毒死。李煜在政治上虽庸驽无能,但其艺术才华却非凡。他工书法,善绘画,精音律,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李煜的词现存约三十二首,主要为反映宫廷生活和男女情爱以及伤感亡国之痛和对往事的追忆。李煜在中国词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对后世影响大,被称为“词中之帝”。其词主要收集在《南唐二主词》中。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评论:“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后主之词,真所谓以血书者也。”

“相见欢”是唐玄宗时教坊曲名,后用为词牌,又名《秋夜月》、《上西楼》,在词史上出现的时间较早,最著名的就是李煜写的《相见欢》。

【原词】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①。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②。

剪不断,理还乱③,是离愁④,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⑤。

【注释】

①钩:弯钩状。②锁清秋:说作者被囚深院,悲秋无尽,只有与清冷的秋天相对。清秋:清冷的秋天。秋天的景色因草木凋零憔悴显得凄冷,所以称秋日为清秋。③理:整理。④离愁:指去国之愁、亡国之恨。⑤一般:一种。

【译诗】

我默默无语,独自登上西楼,

举头望着月亮,月亮弯如钩。

像眼前这梧桐被紧锁在深院,

独自一人,面对着清冷的秋。

那用剪子剪不断越理越乱的,

是切肤的亡国之痛离别之愁,

想起往日已逝去的悠悠岁月,

别有种难言的痛楚涌上心头。

【赏析】

这首词名叫“相见欢”,咏的却是别离愁。李煜亡国后,被迫离开了自己的都城金陵,被囚居在汴京的一座深院小楼内,过着“以泪洗面”的凄凉寂寞的日子。在一个清冷的秋夜,词人独自登上西楼,为离别、寂寞的愁苦所缠绕,写下了这首词。

首句“无言独上高楼”是叙事,定下了全词凄凉哀婉的基调。“无言”二字,意蕴极深,心事深深埋在心底,无人倾诉,不愿倾诉,也无法倾诉。由作者“无言”、“独上”的滞重步履和凝重的神情,可见心情是多么抑郁,而如钩的残月更增添了人事的悲凉。俯视楼下,深院被萧飒的秋色所笼罩。一个“锁”字把孤独寂寞的情绪渲染到极致。这里,表面上看起来是写梧桐、写深院、实际是写人,写自己。“寂寞”者究竟是梧桐还是作者自己,已无法分辨,也无须分辨,情与景达到了高度的融合。词的下片直抒胸臆。“剪不断”三句,以麻丝比喻离愁,将抽象的情感具体化、形象化,极其生动,历来为人所称道。末句“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是点睛之笔,饱含了作者极度的伤心和沉痛。这“别是一般”的“滋味”,多少年让读者咀嚼品尝、意味无穷。

让更多人喜爱诗词

更多信息

推荐阅读